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91 第491章:许昌之战(四)

  叛军凶猛的攻势,自然不会只发生于南城墙,事实上,西城墙与东城墙,同样面对着巨大的威胁,这使得士吏廖广、田钦二人丝毫也不敢放松。

  “叛军攻上城了!”

  “支援!我们需要支援!”

  一时间,西城墙上一片乱腾,担任士吏的廖广急得按住了腰间的佩剑,却无可奈何。

  就像赵虞所称赞的,廖广还算是比较有血性的将官,在面对如此危机时,他的第一想法并非是惊慌失措,而是恨不得亲自上场稳定局势。

  可理智告诉他,纵使他率领他的护卫亲自上阵,也无法遏制叛军气势如虹的攻势。

  他必须想办法提升士气。

  “派增援!叫后续的队伍上城墙!”

  在咬了咬牙后,廖广恨声下达了命令。

  一声令下,当即就有数以千计的郡军士卒沿着城墙内侧的阶梯上了城墙,将城墙上那原本就已不甚宽裕的立足之地挤了个水泄不通,如此一来,倒也变相地延缓了叛军在城墙上扩大占据点的速度。

  可如何提升士卒们的士气,将那群已攻上城墙的叛军士卒击退呢?

  就在廖广万分心急之时,忽有一名功曹吏在两名士卒的保护下冲到了城门楼前,冲到了他的面前。

  只见那名功曹吏顾不得平日里的体面,举着一面盾牌来到廖广面前,大声喊道:“廖士吏,周都尉有令……”

  “什么?”

  由于战场上一片吵杂的厮杀喊声,尽管廖广看到了来人,却听不轻对方究竟在说什么。

  “周都尉有令!”

  “什么?”

  “我说周首领有命令!”

  “周都尉说什么?”

  在几次交流失败后,那名功曹吏几乎将嘴凑在廖广耳边,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周都尉有令,额外赏南城墙一百万钱,只要城上的士卒坚守不退、击退叛军,便可共分这笔赏钱!”

  这道命令可来得太及时了。

  廖广顾不得自己的脑袋被那名功曹吏喊得发涨,眼前顿时一亮。

  他当即吩咐自己的护卫,将这道命令传遍整个城上。

  “周都尉有令,另赏南城墙一百万钱,待击退叛军,坚守不退者可同分这笔赏钱!”

  “周都尉有令,另赏南城墙一百万钱,待击退叛军,坚守不退者可同分这笔赏钱!”

  ……

  廖广的护卫们一边在拥挤的城墙上艰难前行,一边扯着嗓子大喊,哪怕嗓子喊得破了音,亦不停歇。

  “与他们拼了!”

  “杀退他们,同分赏钱!”

  城墙上越来越有的许昌郡卒发出了喊声。

  不得不说,在短兵相见的情况下,双方士卒拼的就是一股气势。

  尽管起初叛军方的士卒在气势上占据上风,但当双方都杀红眼的情况下,即便是积弱已久的许昌郡卒,也不乏有人会因为仇恨等情绪而爆发出惊人的杀伤力,促使他们舍生忘死,甚至于敌人同归于尽。

  当然,这股情绪来得快,消失地也快,倘若郡卒方的伤亡实在太大,那么这股‘复仇’情绪就会立刻殆尽,转而演变成大规模的溃势。

  可反过来说,倘若能在士卒们怀揣这股情绪时给予额外的激励,使得郡军上下能团结一致,共同进退,那么,复仇的情绪就会在额外的极力下扩散。

  就好比当下的南城墙上,就出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要是那些廖广护卫所经过的地方,城上的守卒们士气皆大为振奋,他们一改之前的退势,竟反过来逼迫那些攻上城的叛军士卒,一点一点地压缩后者的立足空间。

  “为战死的弟兄们报仇!”

  “杀了他们,同分赏钱!”

  这两股促使郡卒们坚守至今的信念,在此时交汇,使得全军上下的士卒都抛却了‘后退’的念头,紧握手中的兵器,勇敢——不,应该说是疯狂地冲向叛军。

  对面的叛军士卒立刻就感受到:这些许昌郡卒变强了,变得愈发拼命了。

  终于,城上有一处叛军的‘据点’被击破,起初攻上城墙的那些少量叛军士卒们,在这边坚守阵地,试图迫使四周的郡军后退,以便己方后续的士卒可以在城墙上立足。

  就在数十息前,这些叛军士卒还在步步向外扩展,可就在城上的郡军士卒们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之后,他们竟然反被那些郡军士卒杀得节节败退。

  “不要退!不要退!”

  “前进!前进!”

  有一名叛军方的伯长一脸惊怒地大喊着,甚至与从旁的己方士卒们共同杀敌,试图挡住那些愈发疯狂的郡军士卒,但很不幸,在双方士气已几乎打平的情况下,郡军凭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最终还是碾压了他们。

  “啊!”

  “啊——”

  在慌乱的喊声中,个别叛军士卒被硬生生挤到了城墙的死角,或惨叫着被郡军士卒乱刀砍死在地,或发着惊恐的声音,惊慌失措地试图跳墙逃命。

  而最终,在砰地一声过后,这些试图跳城墙逃命的叛军士卒,大多都摔死在城下,死不瞑目。

  “攻上去!攻上去!”

  在这‘据点’的城墙外,在一架云梯车上,一名叛军的卒官眼睁睁看着城墙上己方的士卒遭到郡军的屠戮,眦目欲裂,大声催促着从旁的士卒。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方才还能攻上城墙的他们,此时竟然已攻不上去,因为对面有无数郡卒在舍生忘死地阻止他们。

  “火油来了!”

  “火油来了!”

  “太好了!”

  “快砸!”

  砰砰——

  几个火油罐从城上抛出,砸在城外的云梯车上,旋即,城上便丢出了几支火把,一下子就将这辆云梯车点燃。

  一时间,云梯车上四处火气,黑烟滚滚,车上的叛军士卒们唯有跳车逃命。

  见此,城上的郡军士卒们振臂欢呼。

  “万岁!”

  “万岁!”

  伴随着这股欢呼声,城上又有一个‘据点’被击破,无数杀红眼的郡卒们,硬生生将攻上城墙的叛军士卒赶了下去。

  此时放眼整道南城墙,仿佛都是郡卒‘转守为攻’将一股股少量叛军从城上赶下去的情景,让在城门楼前纵览战局的士吏廖广暗自松了口气。

  『果然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

  他忍不住暗暗感慨道。

  平心而论,自去年爆发许昌之战起至今,他从未见过他许昌郡军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士气,当然了,背后的代价亦是颇为惊人。

  倘若他没有算错的话,光今日这场仗,恐怕就要花掉他许昌城一年的户税……

  可能比这还要多。

  即便是对于年俸一千石,以当今米价折算成钱大概三十五万钱的廖广来说,那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字,比他十年的俸禄还要多。

  仅仅只是一场战争,仅仅只是激励士卒的花费,就花掉了他十年的俸禄。

  要知道,在整个颍川郡中,俸禄在他之上的,就只有郡守、郡丞、都尉、上部都尉、郡守长史这几位而已,满打满算不超过五个人。

  『一个山贼出身的家伙,居然这么‘慷慨’……嘿,待这场仗后,看他如何向李郡守解释。』

  瞥了一眼在旁那座由铜钱堆积而成的小山,廖广嘴角不觉得露出了几丝莫名的笑容,在脑海中幻想某位周都尉被李郡守骂地狗血淋头的情景。

  暗笑之余,廖广对身后一名护卫吩咐道:“去南城门楼回禀周都尉一声,这边的局势暂时控制住了。”

  “是。”

  那护卫看了一眼廖广,抱拳领命而去。

  倘若说此时廖广已稍稍放松了绷紧的神经,那么在城外的叛军本阵处,项宣与严脩二人的面色,则是越来越严峻。

  『死伤超过三千了……』

  严脩心中暗暗估算着前方战场的己方伤亡人数。

  尽管他并未见到城墙上下那尸横遍野的惨状,但他可以凭着这场攻城战的激烈程度,大致估算出己方的伤亡。

  而就目前来看,他们想一鼓作气攻下许昌的意图显然要破灭了,守城的郡军,比他们预测的更加坚韧,虽说就目前而言还看不出胜败,但严脩已经意识到,纵使他们今日可以攻破许昌,恐怕也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不多时,从前方战场而来的传令兵,向项宣与项宣禀告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敌我战损一比一。

  “怎么会?”

  项宣满脸惊诧。

  平心而论,凡攻城战,攻方军队伤亡是守城伤亡三倍的战事,比比皆是,谈不上什么新鲜事。

  但眼前的许昌城可不同,许昌的军队在他义师面前屡战屡败,士气早已跌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哪怕反过来出现一比三的伤亡,项宣也不会感到奇怪。

  事实上,他很惊讶于许昌的军队居然挡住了他义师的攻势——而且是三面齐攻的凶猛攻势。

  在三面被攻的情况,积弱已久的许昌军队,居然与他们义师打出了一个一比一的伤亡数字?

  这怎么可能?

  难道那周虎当真如此厉害,凭一己之力就扭转了许昌军队的士气?

  “绝无可能!”

  项宣微怒道:“立刻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许昌军队的士气会有如此显著的提升!”

  “是!”

  片刻后,便有传令兵回来禀告原因:“启禀将军,许昌军队士气显著提升,是因为许昌用重金激励士气,仅我军面对的西城墙,据说就要发放超过一百万的钱……”

  “一百万?”

  且不说项宣面色凝重,严脩亦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平心而论,对于他们这个等级的将领来说,一百万钱倒也不算太大的数目,可问题是,这一百万可不是对面用来刺激麾下兵将士气的全部,而是单指今日这场仗。

  这样算下来,这个数目就相当巨额了。

  “莫非是一处城墙,每日发放一百万钱么?许昌竟有如此殷富?”

  严脩震撼地喃喃道。

  他当然不会低估己方兵将的实力,但倘若许昌果真像他所想的那样,每一日都给一处城墙上的士卒发放一百万钱的奖赏……他不敢想象他义师能否攻破这座城。

  “怎么可能?”

  项宣失笑道:“如若这般,我方三面齐攻,许昌每日就要消耗至少三百万钱来激励士气,怎么可能坚持许久……”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眼眸中却毫无笑意。

  万一……呢?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