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515 第515章:止乱

  『ps:国庆第三天,脊椎又犯了,早上起来痛不欲生,早、中两顿饭都没吃,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期间头痛欲裂、直冒冷汗,昏昏沉沉睡到吃晚饭,情况才缓解许多,家人劝我今天请假算了,我想了想还是码一章吧,好歹也算更新。请书友们体谅一名写书十年的老作者,贱宗首席已经不那么年轻了,暴更什么的,有时候实属心有余而力不足。你们以为我不想多码字多赚钱养家么?身体吃不消罢了。最后再说句,请支持正版。』

  ————以下正文————

  曹都尉投敌?

  这些被他带来的都是叛军?

  听着赵虞在那厉声大喝,许多郡卒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

  但此刻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却是,曹都尉带回来的‘己方士卒’,确实在攻击他们。

  “不要慌,结阵御敌。”

  “莫要叫叛军突破至街巷。”

  担任士吏的秦寔与贾庶二将率先反应过来,指挥附近的郡卒抵抗侵入城内的叛军。

  在这二人的喝斥声下,附近一带的郡卒们就跟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很快就从混乱变得有条不紊。

  更有甚者,秦寔手持利剑、身先士卒,一边亲自上阵率领郡军击杀叛军,一边指挥附近的士卒,很快就取得了郡卒的信赖。

  而此刻,赵虞也未闲着,不顾现场的危险与混乱,大声呼喊稳定军心:“所有人都莫要慌,进城的叛军不过数百人而已,他们绝不会是我方的对手……”

  仿佛是为了验证赵虞的话,伴随着一声大吼,牛横单手拔起路边一块告示牌,瞪着双目杀入了众多叛军之中,只见他奋力抡起手中那块告示牌,但听砰地一声,离他最近的一名叛军,当即被他砸地七晕八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牛横单手捏住了咽喉。

  “嘿。”

  素来以憨厚示人的牛横,此刻脸上露出几分狰狞,只见他冷笑一声,竟将那名叛军举起来当武器使,以人砸人,附近三名叛军不幸中招,被砸地纷纷口吐鲜血。

  而被牛横当武器使的那名叛军则更惨,早已奄奄一息。

  『太乱来了……周都尉身边这位牛护卫。』

  看到牛横大杀四方,郡卒们面面相觑,但不可否认,有此等猛将在旁,郡卒们着实士气暴增。

  相比较牛横的惹眼表现,何顺与其他若干黑虎贼,此刻却是死死护在赵虞、静女,以及尉史韩和等人身边。

  期间,何顺急切地对赵虞说道:“大首领,此地不安全,请速速转移。”

  “唔。”

  赵虞随口应了一声,转头看向城门。

  只见此刻的城门,依旧敞开着,那些被曹索带来的叛军,正源源不断地涌入城内。

  见此,他朝着城墙上喝道:“王伉!用檑木封死城门!”

  城上,西城门门侯王伉听到了赵虞的大喝。

  事实上,他已经在这么干了。

  只见在王伉的指挥下,一名名城上的守卒将守城用的檑木抬至城门洞的方向,奋力向下砸去,砸地底下那些正冲入城内的叛军头破血流,哇哇直叫。

  然而还没等王伉松口气,就有士卒惊慌失措地前来禀报:“王门侯,城外的叛军进攻了!”

  “什么?”

  王伉大惊失色,几步奔至墙垛旁,眺望城外,只见方才还在徐徐撤离的郭淮军,此刻竟朝着许昌发起了冲锋。

  “杀啊——”

  数千叛军,在喊杀声中仿佛潮水般向许昌涌来。

  “放箭!放箭!”

  王伉一边下令,一边扭头奔向城墙内侧,朝着底下的赵虞喊道:“都尉!周都尉!城外的叛军进攻了!城外的叛军进攻了!”

  『该死!』

  赵虞心下暗骂一声,当即抽出腰间的佩剑,沉声喝道:“这里交给秦寔与贾庶二人,何顺,你等掩护我杀至城门楼。”

  “是!”

  何顺知晓事情轻重,在这种时候当然不会阻止赵虞,他招呼身边的黑虎贼道:“弟兄们,保护好大首领,咱们杀到城门楼去。”

  从旁,静女亦一声不响地抽出了腰间的利剑。

  只见几个呼吸后,赵虞大喝一声:“杀过去!”

  “喔!”

  顿时间,何顺与那若干名黑虎贼组成前阵,一边强行杀向那通往城上的台阶,一边将沿途遇到的叛军通通杀死、逼退,偶尔有一两个漏过的叛军士卒,亦被静女所杀,看得尉史韩和惊诧地睁大了眼睛:这周虎的女人,居然有如此精湛的剑术?

  期间,就连赵虞本人亦与一名叛军士卒短暂地交了手,尽管这名叛军很快就被何顺等人乱剑砍死,但赵虞亲自上阵杀敌的景象,还是鼓舞了此间的郡卒们。

  “我来开路!”

  伴随着一声大吼,牛横杀回了赵虞一行人身边。

  只见这莽汉单手握着两柄被他抢夺来的长枪,像是一头蛮牛般冲向叛军,但凡是被他撞到的叛军,尽皆横死,吓地那些叛军纷纷退让。

  『周虎?』

  远远地,叛军曲将邹袁注意到了赵虞那边的动静,指着赵虞方向喊道:“那是许昌的都尉周虎,众义士随我先杀周虎!”

  一声令下,他率领一队叛军径直杀向赵虞一行人。

  “想得美!”

  秦寔立刻带队截住邹袁。

  在双方士卒展开混战之际,邹袁惊愕地睁大双目,看向挡在他面前的秦寔:“你……秦寔?”

  “别来无恙,邹袁。”

  甩了个剑花,秦寔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也难怪,毕竟秦寔曾经也是长沙义师的曲将,当年关朔麾下近十万军队,总共也就七八位大将,以及二十名左右的曲将,就算未必有什么交情,但至少秦寔与邹袁是相互认识的。

  “你居然背弃义师与关帅,投靠了晋国。”

  在些许惊讶之后,邹袁的面色完全阴沉了下来。

  “哼。”

  秦寔冷哼一声,倨傲的性格根本懒得做出什么诸如‘义师负我、我不负义师’的解释,目视着邹袁沉声说道:“念在曾经相识一场,你若投降,我可代你求情……”

  话音未落,就见邹袁一剑刺向秦寔——显然这就是他的答复。

  “锵。”

  挥剑弹开邹袁刺来的利剑,秦寔的面色亦沉了下来:“那就别怪我了!”

  一时间,曾经同为义师曲将的两名将领刀剑相向,搏杀之激烈,让从旁的双方士卒都难以介入,唯有大喊着,为彼此的将领掠阵。

  “保护秦士吏!”

  “保护邹曲将!”

  双方士卒大喊着厮杀在一起,场面愈发混乱。

  而与此同时,赵虞已经在牛横、何顺等人的保护下杀到了通往城上的台阶附近。

  “牛横,你带人去助贾庶一臂之力,尽快夺回城门,否则没完没了了。”

  “好嘞。”

  在叮嘱罢牛横后,赵虞带着何顺、静女、韩和几人急匆匆地登上城墙。

  此时在城墙上,王伉正指挥着城上的弓弩手朝城外叛军射箭,眼角余光瞥见赵虞等人匆匆来到城墙,他连忙转身朝赵虞行礼:“都尉。”

  “情况如何?”

  赵虞随口一问,旋即迈步走向墙垛。

  “都尉请小心。”

  王伉一边护在赵虞身前,一边向赵虞解释当前的情况。

  其实根本无需他解释,因为赵虞已经亲看看到了当前的战况。

  只见方才还佯装撤离的郭淮军,此刻已杀了回来,越过了护城河。

  幸亏有贾庶带兵堵在城门口内侧,别说郭淮军,就连曹索带来的那两千余叛军,也有最起码一半被堵在外头,一度被城墙上的弓弩手当靶子射,射地哭爹喊娘。

  然而,郭淮军的到来,却改变了局势,这支‘追击’曹索而来的叛军,居然还随军带着攻城长梯,虽然数量并不多,就只有三十来架。

  可能是注意到城上的守卒面有慌乱之色,赵虞抚掌宽慰道:“不必惊慌,城内有秦寔、贾庶两名士吏堵着叛军进城,不出片刻便可以夺回城门,你等只需面对眼前的叛军即可。”

  说着,他振臂喊道:“击退叛军,我再赏西城墙一百万钱!”

  “喔喔!”

  西城墙上的守卒们顿时士气大振。

  砰砰——

  城外的叛军再次将几架攻城长梯架在了城上,旋即,城下的叛军便试图沿着长梯攀爬上来。

  也不晓得是赵虞的赏金刺激,亦或是城墙上的守卒在经过上回守城后已经有了一些经验,以至于整个西城墙上的守卒们,看似手忙脚乱,但却能一次次地击退叛军的攀墙攻势。

  『……有了经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城外叛军的攻势也很微弱,项宣等人的主力没有来么?』

  见城墙上并无威胁,赵虞遂将目光投向城外。

  不得不说,他这次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险些栽个跟头,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曹索居然会投敌。

  曹索可是颍川郡的前都尉啊,即便是被他夺取都尉之职后的今日,曹索在郡军中依旧有着不弱的人脉与威望,更有甚者,看曹索家中的府邸规模就知道,这位曹都尉家中殷富,不管是他曹家本来就殷富,亦或是曹索当上都尉后发迹,纵使失去了都尉之职,那曹索也完全可以当一个衣食无忧的富足翁。

  在这种情况下,曹索怎么可能自毁前程呢?要知道他一旦投敌,晋国上下就再无他容身之地。

  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赵虞一开始也没想到曹索居然会投敌,直到他发现田钦、廖广二人居然没有与曹索一起突围回许昌,他这才感觉不对劲——要知道田钦、廖广二人乃是曹索的肱骨心腹,曹索怎么可能将这二人丢下?

  好在随同曹索反叛的尉史刘间沉不住气,被他一通喝问慌了心神,竟提前暴露,以至于项宣率领的叛军主力赶不上这场混乱。

  ……等等!

  曹索?

  『……哎哟,坏了。』

  轻啧一声,赵虞此时才反应过来,由于方才场面太过于混乱,以至于他一时竟忘了曹索。

  他立刻吩咐尉史韩和道:“曹索奔郡守府去了,你立刻带兵……来不及了,何顺,你派人与韩和一道前去驿馆,叫刘屠分兵前往郡守府,同时派人控制曹索的家眷,快!”

  “是!”

  就跟赵虞一样,韩和也把这件事忘了个干净,闻言面色大变,当即带着两名黑虎贼匆匆奔下了城墙。

  赵虞相信,此刻先一步前往郡守府的曹索,肯定也察觉到了西城门一带的骚乱。

  已无退路的曹索,就只剩下一条生路……

  而这就给赵虞带来了一个问题。

  保郡守李昮,或者不保。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