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517 第517章:止乱(三)

  那么,项宣还有后续的计策么?

  答案是,没有。

  这也正是项宣此刻远远看着许昌城,却始终没有下达进攻命令的原因。

  此时在项宣的身旁,他麾下将领郭淮正一五一十地禀告方才的经过:“……我以为曹索、邹袁二人已率军卒成功混入城内,但不知怎么,许昌忽然看出了破绽。见邹袁奋力攻入城内,我遂引兵相助,但奈何没能趁着混乱攻上城墙,只能眼睁睁看着城内守军夺回城门。”

  “曹索、邹袁几人逃出来了么?”项宣平静问道。

  郭淮摇了摇头:“恐怕是陷在城内了……”

  『这可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啊。』

  项宣微微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他自忖他此番谋取许昌的计策还算是颇为高明的,至少那周虎一度都被骗过了,以至于曹索、邹袁还能领着那股‘溃军’撤入许昌。

  但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奈何那周虎实在是狡猾谨慎,以至于他与曹索合力谋取许昌的计策非但没能成功,反而搭进去他麾下的曲将邹袁,还牺牲了接近两千的兵卒。

  “项将军,现在怎么办?”

  从旁,叛军大将严脩在旁询问道。

  “怎么办?”

  项宣踌躇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来都来了,进攻看看罢,看看曹索的叛乱,是否会让许昌城内的叛军出现混乱。……周贡将军那边想必也收到消息了。”

  “嗯。”

  严脩微微点了点头。

  片刻后,大抵辰时前后,叛军大将周贡闻讯率军来到许昌一带,对许昌的东城墙发动了攻势,而项宣与严脩二人,则同时对许昌的西城墙发动了攻势。

  但项宣很快就发现,许昌守军士气不减,也没有出现什么胡乱,稳稳当当地就挡住了他义师两次进攻。

  见此,项宣叹息道:“强攻无益,撤兵吧。”

  听到这话,严脩皱眉说道:“许昌新折损了一万郡军,若不趁着其兵少加紧进攻,过不了几日,只要许昌开始征兵,立刻就能恢复兵力……”

  项宣摇头说道:“新征的兵卒,未经训练、未经战场磨砺,毫无作用,我并不担心许昌征兵,我顾忌的是它原有的军卒……据曹索所言,参加过上一回守城的郡军,周虎牢牢攥在手中,不许曹索带去颖阴,而如今,这股兵力还在周虎手中,倘若我等发动强攻,势必死伤惨重。”

  顿了顿,他又说道:“况且,此番前来,你我军中并未携带攻城器械,唯有一些攻城用的长梯,倘若有曹索、邹袁作为内应,尚可尝试里应外合,但现如今……先撤兵吧,回去从长计议。”

  “好吧。”

  严脩亦点了点头。

  片刻后,随着项宣、严脩二人下达撤兵的命令,西城门外的叛军,如潮水般撤退。

  紧接着,东城门外的周贡军,亦徐徐后撤。

  亲眼看着项宣率军撤退,赵虞总算是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项宣没别的花招了。

  松气之余,他立刻就想到,眼下城内还有一桩事等着他去处理,即曹索挟持李郡守一事。

  叮嘱门侯王伉小心防备叛军,赵虞立刻带着静女、牛横、何顺一行人前往郡守府。

  此时在郡守府外,刘屠率领的黑虎贼,已将这座府邸团团包围,几名原本的值岗府卒,正点头哈腰、满脸堆笑地跟在刘屠身后,时不时地询问什么,听刘屠发号施令。

  这让刘屠颇为神气。

  毕竟,这可是郡守府,乃是颍川郡的治府,他刘屠一介山贼出身,如今却名正言顺地接管了郡守府的守备,号令一干府卒,毫无疑问,这是能吹嘘一辈子的荣誉啊。

  而就在刘屠得意洋洋之际,赵虞一行人骑马赶到。

  “刘屠。”

  “啊,大首领。”

  待等赵虞下马之后,刘屠立刻收起脸上的神气,上前向赵虞禀报:“大首领,我已派弟兄们软禁了曹索、田钦、廖广、刘间四人并其护卫的家眷,将其通通看押在曹索的府上,但郡守府这边比较麻烦,那曹索挟持了那位李郡守,他说,倘若不能让他们安然无恙离开许昌,他便一剑杀了李郡守……”

  『……』

  赵虞挑了挑眉,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领我去。”

  “是。”

  于是,刘屠立刻领着赵虞一行人走入府内,一路来到了李郡守的书房前。

  只见书房前,曹索与其护卫侯平依旧挟持着李郡守,而在他们面前的空地上,此刻人满为患,以郡守长史陈朗为首的郡守府官吏,包括郡卒,皆堵在这片空地上,大声声讨、怒骂曹索。

  就连功曹参军荀异也闻讯而来,怒斥曹索不忠不义。

  期间曹索亦怒声反驳,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在赵虞身上。

  “让一让,诸位,大首领……不,周都尉来了”

  在人群的最后,刘屠开口道。

  “周都尉,周都尉来了。”

  “谢天谢地……”

  “周都尉,曹索大逆不道,挟持了郡守大人……”

  在众口纷纷之际,赵虞迈步走到人群前,看到了挟持李郡守的曹索,以及被曹索挟持的李郡守。

  要不要保李郡守?

  事实上,哪怕是方才项宣、严脩率领叛军尝试强攻西城墙的时候,赵虞也在思忖这个问题。

  要知道,随着宋撰的失势、曹索的反叛,赵虞这个都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更何况,他还有陈朗、荀异等人支持——荀异姑且不论,陈朗现如今可是‘代行郡丞事务’,只要他站在赵虞身边,赵虞毫无疑问就能控制许昌,甚至控制整个颍川郡。

  换而言之,倘借曹索的手除掉李郡守,或许更有利于赵虞将整个颍川郡作为自己的地盘。

  然而,这样做会留下一个隐患,那就是朝廷。

  要知道他这个都尉是李郡守提拔的,就算朝廷认可了他,也不会坐视‘颍川郡守’这个位置空悬吧?——让他赵虞或者陈朗代行郡守事务?抱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换而言之,朝廷必然会再派一名新的郡守,来代替李昮。

  而这名新的郡守,他对赵虞,又会报以什么样的态度呢?

  这样想想,赵虞觉得还是保住这位李郡守为好,毕竟这位李郡守,比一位完全不知底细、喜好的新郡守好对付多了。

  “大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赵虞朝着被曹索挟持的李郡守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卑职已平定了城内由叛军引起的骚乱,亦击退了城外的叛军,请大人可以放心。”

  可怜李郡守被曹索挟持了近半个时辰,年过半百的他此刻发须纷乱,异常狼狈,就连情绪亦是惊忧交加,直到听赵虞毕恭毕敬地向他禀告,他心中这才稍稍安定。

  此时,赵虞将目光投向曹索。

  『此时不收买人心,更待何时?』

  心下暗笑一声,赵虞沉声说道:“曹索,你提出的条件我已知晓,只要你答应不伤害郡守大人,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放你等一干人以及众家眷离开许昌。……不过我有言在先,倘若你伤了李郡守一根毫毛,纵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亦会将你……大卸八块!”

  话音刚落,在旁众人便纷纷称赞赵虞的忠义。

  “不愧是周都尉!”

  “周都尉说得好!”

  就连被曹索挟持的李郡守,在听到赵虞那番话后亦为之动容,旋即,他心下越恨曹索。

  看着众人对赵虞的称赞,曹索神色复杂。

  良久,他嗤笑道:“有一手啊,周虎。此事之后,想必李郡守会更加信赖你,你在许昌、乃至颍川的地位,将不可动摇……可恨我当初未曾派兵剿灭了你黑虎寨。”

  “你剿灭得了么?”刘屠嘲讽道。

  话音未落,从旁以陈朗、荀异为首的官员们,亦是冷笑纷纷,可见曹索在这里已经毫无地位。

  眼见一场骂仗又要展开,赵虞伸手制止,目视着曹索说道:“曹索,休要再废话,我放开李郡守,我让你等离开。”

  尽管曹索有满腔怨愤要发泄,但不可否则他此刻也急着想要离开,在略一思忖后,他沉声说道:“我信不过你,等到离城之后,我才会放开李郡守。”

  听到这话,陈朗等人纷纷劝阻道。

  “周都尉不可答应。”

  “曹索大逆不道、卑鄙无耻,未必会信守承诺。”

  赵虞再次制止众人,沉声对曹索说道:“我答应你,不过,希望你信守承诺。莫要忘了,曾经终归是李郡守提拔了你。”

  “用不着你说。”

  见赵虞还在收买人心,曹索冷笑着打断。

  半个时辰后,在许昌的北城门,赵虞下令打开城门,任由曹索与其护卫的家眷们乘坐着马车离开。

  见此,赵虞看向从旁依旧挟持着李郡守的曹索,催促道:“请放开郡守。”

  “退后!都退后!”

  曹索与其护卫侯平挟持着李郡守过了护城河,旋即,二人突然放开李郡守,翻身跃上许昌方为其准备的战马,一抖缰绳,逃窜而去。

  可怜李郡守年过五旬,被曹索挟持了近一个时辰,此刻早已力衰,登时就摔倒在地。

  见此,赵虞赶紧冲上前,与陈朗、荀异等人一同将李郡守扶起。

  只见这位经历大起大落的李郡守,此时一把握住了赵虞的手,用夹杂着恨意的口吻低声说道:“周虎,你答应我,定要除去此獠!”

  赵虞立刻郑重其事地答应:“郡守大人放心,周虎绝不会放过曹索。”

  听到这声承诺,李郡守这才点了点头,旋即,精神一松的他,竟当场昏厥,使得周围一干官员大为惊恐。

  “大人!”

  当日,年过五旬的李郡守,果然因为受了惊讶而生了一场大病。

  卧病在榻的他,在病榻上正式任命赵虞为颍川都尉,总摄叛军事宜以及不决之事。

  简单地说,只要是涉及叛军,以及郡守府因他身体状况不佳而不能及时做出抉择的事宜,都由赵虞定夺。

  同时,他又提拔陈朗为郡丞,协助赵虞。

  至此,至少在李郡守卧病的期间内,许昌、乃至整个颍川郡,再无人能撼动赵虞的权势与地位。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