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538 第538章:赵伯虎

  是夜,赵寅再一次被噩梦所惊醒,坐在榻上大口喘息。

  借助屋内桌上那盏油灯所发出的微弱光线,不难看到他此刻满头汗水,神色亦有些惊恐。

  他不禁又梦到了那一晚的经历。

  那一夜,他鲁阳乡侯府熊熊燃烧,他的父亲与母亲,以及以家令曹举、卫长张纯为首的一干忠心家仆、侍卫,皆死于非命。

  他的老师公羊先生带着他与阿竹向南仓皇逃向沙河,途中不断有忠心的家中卫士为了给他们断后而牺牲。

  「大公子,快走!」

  「这里交给我们,先生,大公子就拜托您了!」

  「伯虎,不可叫卫士们的牺牲白费,速速与我逃离,留着这具身躯在,他日尚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大公子!」

  “呋……”

  赵寅长长吐了口气。

  尽管时隔近八年,但当夜的经历,赵寅依旧历历在目。

  “少主?”

  粗重的喘息声,惊醒了同榻而眠的阿竹。

  她将身体倚向赵寅,用手轻轻抚着他的后背,眼眸中浮现几分心疼。

  只见她一边抬手,用衣袖抹去赵寅额头的冷汗,一边轻声而温柔地问道:“又做到那个噩梦了?”

  “啊。”

  赵寅微微点了点头,将阿竹替他抹去额头冷汗的那只手握在手中。

  阿竹顺从地将身体倚在他后背,头倚在他的肩膀上。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一声鸡鸣打破了屋内的旖旎气氛。

  “我该起来了。”赵寅虽然有些眷恋身后那具身体,但他的语气却十分坚定,在冲着阿竹微微一笑后,转身下了床榻。

  “我来伺候少主穿衣……”

  “不用,你再歇息会。”

  “可是……”

  “听话。”

  “呃……”

  阿竹唯有苦笑着看着自家少主下了床榻,在穿好衣物后,端起桌上那盏油灯,又拿起一卷书册,走出了屋外。

  旋即不久,屋外便传来了朗朗的诵读声。

  “……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

  阿竹静静倾听着,虽然不解其意,但她却知道,她的少主读地十分认真,一字一句,皆铿锵有力。

  『乡侯、夫人,少主真的很努力,希望你们在天有灵能保佑他……』

  她心中默默祷告着。

  稍稍听了一阵,阿竹也起来了,穿好衣物,借着油灯将床榻整理了一番,当看到某些痕迹时,饶是年长赵寅许多岁的她,亦不禁感觉有点脸烧。

  她从未想过她会与自家少主走到这一步。

  没有父母之命、没有媒妁之言,亦没有夫人周氏的准许,在某一个夜晚,她稀里糊涂地就将身体给了足足小她六七岁的少主人。

  『静女至少还有夫人的命许……』

  整理着床榻,阿竹不禁有些胡思乱想。

  不过当想到静女的时候,她的心情着实好了许多。

  天见可怜,那个小丫头与她伺候的二公子,居然还活着……呸呸呸,应该说苍天有眼。

  『静女与二公子同岁,亦与少主同岁,快十八了吧?』

  她坐在床榻旁,心下暗暗想道。

  她记得,大概在两个多月前,返回江东的张季到了济宁,将二公子赵虞与静女仍活着的消息告诉赵寅与她。

  她清楚地记得,近八年来,她的少主头一回那么高兴。

  只可惜,张季也因此离开了。

  『……终归二公子才是张季真正的效忠之人。』

  阿竹略有些遗憾,因为她不止一次听自家少主称赞张季,她原以为张季会一直留在赵寅身边。

  吱嘎——

  她轻轻推门而出,然而屋门开启的声音,依旧惊动了在屋外朗读的赵寅,他当即就转头看了过来,微皱着眉头。

  阿竹立刻解释道:“我……睡不着了。”

  听到这个解释,赵寅这才舒展双眉,带着几分自责道:“是我念地大声,吵到你了么?”

  阿竹摇了摇头:“只是不困了。……我去煮饭了,少主可要继续努力啊。”

  “嗯。”

  与赵寅简单说了几句,阿竹便走到了庖厨,准备烧火煮饭。

  他们此刻所在的这座县城,叫做考县,距梁城只有百里远,在五日前,他江东义师的将军吴懿在若干泰山贼的帮助下,攻占了这座县城。

  尽管义师打着‘不害无辜’、‘不侵百姓’的口号,但依旧有不少百姓纷纷逃亡,以至于城内出现了不少空置的民宅。

  她知道,他江东义师接下来要与其余几路义师一共围攻梁郡,但她对此不敢兴趣,除了为乡侯与夫人周氏报仇以外,她如今唯一的感兴趣的,便是静女与那位二公子的事。

  比如说,静女几岁将身子给了二公子?

  再比如,那个丫头可已诞下子女……

  也难怪,毕竟当年他鲁阳乡侯府内二十几名侍女,死的死、亡的亡,好似就只剩下她与静女,分别跟着大公子赵寅与二公子赵虞,侥幸逃地一条性命,其余旧日姐妹,皆悉数命丧于那一晚。

  包括待她们极好极好的夫人周氏。

  每每想到此事,阿竹便忍不住落泪。

  就在她暗自伤神之际,她忽然听到院子内传来刷刷的声响。

  她朝院内看了一眼,原来是赵寅已结束了今日的早读,正在屋内练武。

  『少主真的很努力……』

  她再一次暗暗想道。

  这近八年来,她遵从昔日夫人周氏对她的托付,始终跟随在大公子赵寅身边,自然而然将许多事都看在眼里。

  在她的印象中,这近八年来,她的少主人一直坚持着晚睡早起的习惯,每日寅时时分便起身早读,先读儒书、再念兵书,接着锻炼习武,哪怕有一日病地浑身冒汗,也未曾耽误。

  似这等紧凑的日子,原本在下邳时就已经够辛苦了,然而这位大公子却毫不觉得辛苦,比如这次他江东义师围攻梁郡,这位大公子除了自己的学业与习武,还要负责义师的粮草事宜——这是公羊先生对他的考验。

  这位大公子一次次地逼迫自己更加努力,这让阿竹不免感到担心。

  然而,就像此刻的她,她只能默默地倚在庖厨的门口,默默地将这份担忧放在心底。

  因为她很明白,他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竭尽全力。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这位大公子,替他处理好一切的琐碎,以便他能全心全意地学习、练武。

  “哟。”

  忽然,一个不合时宜的突兀问候,打断了阿竹的思绪。

  她转头看去,当即便看到一名卫士打扮的男子带着轻浮的笑容走入屋内,此人便是赵寅的卫长,楚骁。

  虽然赵寅评价楚骁有着不亚于张季的才能,但在阿竹看来,这个轻浮的家伙,终归不如张季稳重可靠。

  “好香啊。”

  用鼻子嗅了嗅,名为楚骁的卫士转头看向站在厨屋门口的阿竹,招了招手:“阿竹,一晚上不见,更漂亮了么。”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阿竹面庞微微一红,在暗啐一声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厨屋内。

  而此时,只听唰地一声,赵寅手中利剑剑势一滞,旋即,将剑锋缓缓指向楚骁,脸上带着几分不快。

  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楚骁连忙抬起双手,笑嘻嘻的说道:“少主别误会,我就是称赞一声,别没的意思,她是您的人,小的哪敢有什么想法?”

  “少废话。”

  赵寅深知楚骁的为人,知道他对谁都是这个态度,心中倒也不在意,用剑指了指楚骁腰间的佩剑,催促道:“陪我练剑。”

  “别了吧?”

  楚骁笑嘻嘻的说道:“我怕伤到少主……”

  “真敢说啊?”

  赵寅不气反笑,轻哼道:“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说罢,他双脚一蹬,一记直刺刺向楚骁。

  楚骁面色一惊,一边躲闪一边说道:“别,别,我有要事……”

  “打了再说!”

  赵寅丝毫不听楚骁解释,见一击不中,翻身挥出一击斩击,速度之快,让楚骁立刻收敛了脸上放荡不羁的轻浮之色。

  “铛!”

  他紧忙抽出的利剑,堪堪挡住了赵寅的一击。

  看了一眼露出得逞笑容的赵寅,楚骁苦笑说道:“少主,您差点就失去一名忠心的卫士了……”

  赵寅笑着说道:“我这名忠心的卫士,可不仅仅只有这点能耐……来,楚骁,陪我热热身。”

  “我都说了……喂喂,您又抢攻?”

  “是你废话太多了。”

  铛铛铛——

  一连串的火星四溅,主仆二人手握利剑切磋武艺,看似凶险,但实则二人都收着力:赵寅只攻中路,而楚骁则只防不攻。

  看得出来,赵寅的武艺相比较楚骁还是有几分逊色,这不,楚骁一边抵挡,一边还能向赵寅表明来意:“江夏义师的渠帅陈勖,派人过来联络,希望我三支义师到咸平县一带开个会议……”

  “三支义师?”赵寅皱了皱眉,一边抢攻一边问道:“哪三支?江东、江夏、豫章?”

  “可不是么。”

  “荆楚义师与长沙义师呢?”

  “谁知道呢,估计还被昆阳的那头猛虎堵着吧。”

  『昆阳的猛虎……周虎?』

  赵寅忽然收了剑,脸上浮现几丝微妙的神色。

  他已经知道那是谁。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