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61 第六十一章:汝阳侯世子

  “少主,舒服么?”

  “唔……”

  屋内,赵虞眯着眼睛趴在床榻上,由静女轻轻地揉捏着他的双腿。

  近几日由于往返宛城,途中在马车坐久了,赵虞难免会感觉双腿发酸,虽然方才他只是随口一说,但静女却执意要为他揉捏一番,他几次不好意思地拒绝,但最终……

  静女真好。

  眯着眼睛享受着静女的服侍,赵虞口中一句“好静女”的称赞,便让静女开心地将双眸弯成了月牙。

  “就这几日吧。”他想了想说道:“反正暂时也无事了,我带你到县城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给你买点首饰类的小玩意。”

  静女闻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奴不需要那些,只要能留在少主身边,我就很开心了……”

  听到这话,赵虞不禁暗自感慨。

  尽管他知道静女对他的感情,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她对周氏的顺从,但不能否认,静女真的是一个乖巧而温柔的女……女孩。

  “话说如此……到时候一起去逛逛吧。”赵虞眯着眼睛说道。

  “嗯。”静女甜甜一笑。

  而就在一时,一声“少主”的呼唤打破了屋内的温馨,也打破了静女脸上那甜美的笑容。

  只见在静女脸上笑容立刻收起的刹那,曹安蹬蹬蹬地跑了进来,他也不顾静女瞪了他一眼,跑到床榻边低声说道:“少主,汝阳侯府派人来了。”

  正享受着静女服侍的赵虞,猛地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头问道:“汝阳侯府?是当日被我教训的那个王直所在汝南侯府?”

  “正是!”曹安点点头说道:“那王直也来了,还带了另外一人,似乎是汝阳侯的世子,现如今二人正在乡侯的书房内,我叔派人通知我,说是乡侯请少主前去,还说是对方的意思……我叔叫人让我转告少主,来者不善。”

  “……”

  伸手示意静女停止,赵虞在床榻上坐起身来,在略一思量后,下榻穿上了靴子:“走,去看看。”

  带着曹安与静女二人,赵虞立刻就来到了他父亲鲁阳乡侯的书房。

  走上台阶,在门槛外稍稍站了片刻,赵虞趁机打量着屋内。

  只见此时屋内,他父亲鲁阳乡侯正坐在书案后,而在书案前的两排椅子中,靠西的那排首座坐着府上的大管事曹举,也就是曹安的叔叔。

  而在靠东的那排椅子上,则坐着两人,赵虞当日在郑乡当众教训过的王直,便坐在次位,首位是一名目测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大概就是曹安方才所说的,汝阳侯府的世子。

  这会儿,曹举正与这二人笑说着什么。

  『来者不善么?』

  轻哼一声,赵虞带着静女与曹安迈步走入了书房。

  瞧见赵虞走入书房,曹举立刻就站了起身,上前两步相迎:“二公子来了?”

  说话间,他给赵虞使了一个眼色,大抵是再次提醒赵虞。

  “曹管事。”

  赵虞点点头,微微拱手回了一礼,旋即走到书案前,拱手施礼:“父亲。”

  “唔。”

  鲁阳乡侯点点头,抬手朝着那名中年男子示意赵虞道:“虍儿,这位是汝阳侯世子,郑潜、郑子德。”

  『唔?』

  赵虞转头看了一眼那汝阳侯世子郑潜,略带好奇地问道:“不知世子与阳人县县令郑子象有何关系?”

  那中年男子,汝阳侯世子郑潜淡淡一笑,简洁而带着几分傲气回道:“乃我堂兄。”

  “哦哦。”

  赵虞顿时恍然,恍然之余,心中亦有了几分警惕——尤其是当他看到坐在郑潜下首的王直冲着他一个劲地冷笑。

  此时,曹举已经在靠西的第二把椅子上坐下,将首位让给赵虞,赵虞便不客气,在那把椅子上坐下,上下打量着对面那位汝阳侯世子郑潜。

  而郑潜也在打量赵虞,在足足打量了半晌后,他看向鲁阳乡侯,旋即又将目光回投至赵虞身上,口中说道:“郑某今日前来拜会,乃是希望为我府家仆讨一个公道……”

  说罢,他指了指坐在自己下首的王直,沉声说道:“前一阵子,贵县为以工代赈安抚境内难民,向我汝阳县寻求帮助,在王县令的劝说下,家父不但无私贡献了一些钱粮,派人运至贵县,还派王直带人协助贵县,却不曾想,王直却在贵县遭受了二公子的不公待遇……二公子,可有此事?”

  “绝无此事。”赵虞平静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坐下郑潜下首的王直立刻就说道:“小子,你当日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羞辱王某,今日莫非不敢承认?”

  “住口!”

  还没等鲁阳乡侯以及赵虞作何态度,那郑潜先喝止了王直,斥责道:“不得无礼!”

  说罢,他指了指王直,朝着赵虞又说道:“二公子莫要抵赖,王直回到侯府,便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家父与我……”

  赵虞突然插嘴道:“包括他无所事事,明面上称来协助我鲁阳县,结果却只顾在郑乡喝酒取乐?包括他喝醉了酒,无缘无故羞辱工点内的难民骂他们是贱民,不配吃粮只配等死,险些酿成难民暴动的大祸?”

  “……”

  被打断了话的郑潜沉默了片刻,这才点头说道:“是的。……在家父与我面前,他不会也不敢有任何隐瞒。”

  “呵。”赵虞闻言轻笑一声,旋即目视着郑潜说道:“可即便已得知事情经过,世子仍然认为他在我鲁阳受到了不公的待遇,要给他讨个公道?”

  “……”

  郑潜微微皱了下眉,沉声说道:“无论如何,他终归是我汝阳侯府的家臣,二公子当众羞辱他,那么就必然要给我汝阳侯府一个交代。”

  “哦哦。”

  赵虞闻言恍然,点点头说道:“我懂了,换而言之,汝阳侯与世子,是觉得没面子了,是故世子前来兴师问罪。”

  “……”郑潜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正如赵虞所言,今日郑潜这位汝阳侯府的世子带着王直来兴师问罪,主要还是觉得自家丢了面子,或者说,是觉得鲁阳乡侯太不给他们家面子。

  他承认,这件事的起因确实是他府上仆从王直的不是,但正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你赵虞怎么也要给我汝阳侯府一点面子啊,大庭广众之下,当着那么多难民,一碗滚烫的粥直接糊在王直脸上不算,还叫府上的卫士出手教训王直。

  王直被教训了一顿不算什么,关键是他汝阳乡侯府的面子该什么办?

  虽然事后,得知此事的鲁阳乡侯立刻就派人向他汝阳侯府打了个招呼,表示了歉意,但那又怎样?谁不知他府上的管事王直被鲁阳乡侯的儿子赵虞教训了一顿,被赶出了鲁阳县?

  不过个中真相被赵虞一口道破,郑潜亦稍稍感觉有些窘迫。

  其实他也明白,这王直确实是欠教训,但教训这种事,也该由他们汝南侯府来做——倘若当时赵虞仅仅只是将王直赶走,那么郑潜今日根本不会前来兴师问罪,相反,他还会教训一番王直,给鲁阳县、给赵虞这位鲁阳乡侯府的二公子一个交代。

  但偏偏赵虞当众教训了王直,而这个行为无疑很不给汝阳侯府面子。

  更别说两家的爵位一个是乡侯、一个是侯,虽然并无上下级的关系,但谁都知道‘侯’的爵位要比‘乡侯’更为尊贵,赵虞如此不给他汝阳侯府面子,这才是郑潜乃至其父汝阳侯最最感觉不快之处。

  “总之,家父也希望乡侯就此事给我等一个交代。”

  在沉默了片刻后,郑潜转头面朝鲁阳乡侯说道。

  而此时,鲁阳乡侯的面色一无既往的平静,他沉声说道:“世子希望怎样的交代?”

  “这个嘛……”

  郑潜沉吟了片刻,回道:“希望贵府的二公子亲自登门向家父致歉,另外,当日最先动手的,贵府府上那个叫做‘曹安’的家仆,当以重仗责罚!我也无意取他性命,只要四十重仗,此事一笔勾销!……王直,你说呢?”

  王直恨恨地看了一眼赵虞,旋即将目光投向站在赵虞身后的曹安身上,点点头说道:“世子您做主便是,在下并无异议。”

  平心而论,其实王直最恨的还是赵虞,恨不得那四十重仗都打在赵虞身上,毕竟当日他自认为已经给了赵虞面子,却没想到赵虞对他却毫不留情。

  但话说回来,赵虞终归是鲁阳乡侯的二子,即便他汝阳侯府要争回一口气,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了,因此让赵虞的近仆曹安替他小主人承担后果,这也算是比较合适的。

  听到这主仆俩的话,此刻就站在赵虞身后的曹安脸上顿时露出惶恐之色,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他低下头一言不发。

  而就在这时,却见赵虞淡淡说道:“世子,你想要惩罚曹安,那不行,那一日,曹安的行为仅仅只是护主,他并不是最先动手的,最先动手的,是我!”

  在鲁阳乡侯与曹举的注视下,曹安面色动容,一脸激动而纠结地小声说道:“少、少主,您不必为了……”

  “闭嘴。”赵虞打断了曹安的话,目视着郑潜继续说道:“再者,我也并不认为我当时做错了什么。……世子以为贵府丢了脸面,是因为我教训了王直?不,在这王直喝醉了酒,在众目睽睽之下无端羞辱他人时,贵府的脸面就已经丢尽了!”

  郑潜被说得又羞又怒,不客气地对鲁阳乡侯说道:“赵乡侯,你怎么说?你也是这个意思么?”

  瞥了一眼赵虞与站在其身后的曹安一眼,鲁阳乡侯稍稍犹豫了一下,旋即端起了书案上的茶碗。

  “曹举,送世子!”

  端着茶碗抿了一口,他淡淡说道。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