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77 第七十七章:郾城周氏

  时间回溯到数日前,就当赵虞带着静女几人抵达宛城,打算从王尚德手中骗取一份通市凭证时,鲁阳乡侯夫妇携长子赵寅也差不多时候抵达了郾城。

  郾城,隶属于颍川郡,是比之叶县规模更大的大县,流经鲁阳的沙河在此汇入汝水,而汝水又在此出现分支,其中一支向东南而行最终汇入颍水,这些天然构成蛛网般的便利水路,促成了郾城的商市繁荣,使之成为不亚于沿黄河、沿大江的繁华大县。

  即便是近些年来天下大旱,拥有丰富水源的郾城也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更重要的是,这座城池至今还未受到难民的冲击。

  十月下旬,鲁阳乡侯夫妇携长子赵寅抵达了郾城,在出示了路引后,一行人顺利进入了城中,接下来,他们将拜访赵周氏的娘家,郾城周氏。

  郾城周氏并非豪门氏族,当年周氏一家家境贫困,直到赵周氏的父亲周节、周守正出生时,周家依然是那般田地。

  随后周节长大成人,以家中仅有的那些钱作为盘缠,走南闯北,这才逐步积累了周家如今的财富,使他郾城周氏成为附近一带颇具名声的粮米巨商。

  不过后来周节逐渐上了年纪,周家开拓资本的速度难免也逐渐慢了下来,但不可否认,周家迄今为止积累的财富,仍然还在鲁阳赵氏之上。

  “两位兄长今年归家么?”

  在乘坐马车前往周氏府邸的途中,鲁阳乡侯有些忐忑地询问妻子周氏。

  他口中的两位兄长,便是指的周氏的两个哥哥。

  周氏是鲁阳乡侯的老丈人周节膝下最小也是最宝贝的女儿,她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长兄叫做周韫,字世积,目前大多数时候都在徐州那边结掌老爷子的家业,常年不归家;而次兄叫做周傅,字承德,目前暂时定居在定陶,一边帮助兄长管理家业一边读书,前几年据说想要当官,但迄今为止也没什么确切的消息传来。

  反正周氏并不看好她次兄,毕竟在她印象中,她二兄性格懒散,远不如长兄周韫勤勉踏实,属于那种得过且过的性格,说得好听这叫性格豁达、放荡不羁,说得难听就是不知进取。

  但话说回来,这周氏两兄弟,与鲁阳乡侯夫妇的关系都非常不错。

  仿佛是看穿了丈夫的心思,周氏轻笑着说道:“妾身亦不知具体,不过,我劝夫君莫要抱太大希望……夫君也知道,妾身两个哥哥与父亲关系都不和睦。”

  说着,她看了一眼尚在车厢内补觉的赵寅,暗中用手指戳戳丈夫的胸膛,小声说道:“夫君要引以为戒,莫要对寅儿、虍儿太过严厉,否则我那两个哥哥就是例子。”

  鲁阳乡侯默不作声。

  不多时,一行人便来到了目的地,郾城周氏的祖宅。

  周氏一家的祖宅,在郾城的东城,是城中颇为常见的百年老宅,占地也不算大,说实话并不怎么匹配如今的周家,周韫、周傅兄弟俩本来打算将周边的宅邸买下来,将祖宅扩大一些,顺便再翻修一下,将家里的旧物翻腾出去。

  但念旧的老爷子不同意,说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可轻动,说到激动处骂两个儿子道:“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旧物,把我也丢出去算了!”

  于是周氏兄弟都不敢再说,只是将祖宅翻新了一下,然后就逃地远远的,几年都不见回家一次。

  “寅儿、寅儿。”

  见到了自己娘家,周氏唤醒了睡地迷迷糊糊的赵寅。

  而鲁阳乡侯则已走下了马车,站在老岳丈的府门前四下打量。

  此时在周家的府门前,正有府内的老仆拿着扫帚清理积雪,待看到鲁阳乡侯后,一脸惊喜地迎了上来:“这不是姑爷么?姑爷,老福给您见礼了。”

  “使不得,使不得。”

  鲁阳乡侯赶忙伸手搀住那位老仆。

  他认得对方,那老仆叫做周福,是跟了他老丈人几十年的老仆。

  “福伯,身体还硬朗啊。”鲁阳乡侯与老仆打招呼道。

  “哈哈,当年我也是能跟着老爷抗几百斤米的,如今不行了,老爷也不许我干重活,叫他多陪他熬几年,到时候还能一起入土,哈哈哈……对了,姑爷,只有您一人么?小姐她……”正说着,老福便看到周氏领着长子赵寅从马车上下来,他赶忙上前见礼:“小姐,小公子。”

  周氏亦领着儿子笑着与老福见礼:“寅儿,叫福爷爷。”

  赵寅很听话,拱手行礼喊了一声,听得老福连连摆手口称使不得,但布满褶皱的老脸上却满是笑容。

  “咦?小二公子呢?”老福忽然惊讶问道。

  周氏微笑着解释道:“虍儿留在鲁阳了。”

  “哦哦。”

  老福有些遗憾地点点头,旋即他好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说道:“看我这记性,姑爷,小姐,请进,我去禀告老爷。”

  说罢,他转身风风火火地跑向府内,惊得鲁阳乡侯与周氏都在后面喊,叫他小心一些。

  毕竟这老仆也是上了年纪了。

  旋即,府内便奔出几名仆从,在向鲁阳乡侯夫妇二人行礼后,从几名卫士手中将马车接了过去。

  周氏正准备带着儿子进府,却看到丈夫驻足在府门前。

  眼珠微转,她揶揄道:“夫君,这次本就是你要来的,难道这会儿您后悔了?”

  “后悔倒不至于……”

  鲁阳乡侯稍稍吸了口气,表情有些不自然。

  平心而论,郾城周家绝大多数的人都待他很好,不,可以说,其他都待他很好,无论是岳母周张氏,还是周韫、周傅两兄弟,亦或是周家上上下下的仆从,唯独一个人例外,每次看到他就跟看到仇人似的,而这个人就是他的老岳丈,周节、周守正,一个固执到让人受不了的倔老头。

  说实话,要不是没办法,鲁阳乡侯决计不想来这里。

  “走吧。”

  定了定神,鲁阳乡侯带着妻子走入了府内。

  周家的祖宅,是那种很常见的宅邸,面积不大,也没有什么前院后院,整座宅内就只有北、东、西三排屋子,也正是因为这,没等鲁阳乡侯夫妇进府后走多远,他们便看到老福领着一对老夫妇站在北侧的屋前。

  这对老夫妇,正是周家的家主周节,与老妻周张氏。

  “父亲、母亲。”

  周氏赶忙领着赵寅上前行礼。

  与周节相比,张氏较为激动,走上前几步轻轻与女儿抱了一下,略带责怪地说道:“儿啊,你可回来看望为娘了……”

  “娘。”周氏有些过意不去,不过还未等她解释什么,便见母亲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说道:“我儿无需解释,为娘都知道。”

  说罢,她转头对老伴说道:“老头子,你女儿带着姑爷来看你了,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哼!一都不见回来一次,老夫还没死呢!”

  重哼着,周家家主背着双手徐徐走了过来。

  周氏赶忙行礼拜道:“父亲,不孝女儿给您行礼了。”

  在旁,赵寅亦恭恭敬敬地行礼拜道:“孙儿见过外祖、外婆。”

  “……”

  周家家主绷紧的脸庞稍稍缓了几分,但依旧昂着头,斜睨着女儿与外孙。

  见此,周氏走上前几步,搀着父亲小声说道:“爹,女儿知错了,您就原谅女儿吧……”

  周家家主有些绷不住了,原本严厉的面色顿时放缓,按捺着难以掩饰的笑容,含糊说道:“唔……老夫考虑考虑。”

  此时,鲁阳乡侯亦硬着头皮上前行礼:“父亲。”

  “……”

  周老爷子看了一眼鲁阳乡侯,原本因女儿有所变软的目光再次变得凌厉起来,只见他一把夺过身边老仆老福手中的扫帚,直接朝鲁阳乡侯的脚下扫了过去,仿佛是要将这个女婿连地上的雪一起扫地出门。

  更有甚者,他甚至连掩饰都不掩饰,口中直嘀咕:“出去,出去。”

  鲁阳乡侯无奈地连连退后,直到张氏一把夺过老伴手中的扫帚,没好气地训斥道:“你干什么,老头子?”

  说着,她转头对鲁阳乡侯说道:“你没事吧,公瑜?”

  尽管心中有所不快,但鲁阳乡侯却不好冲着平日里待他很好的张氏发作,只好忍着气摇了摇头。

  此时,周氏也有些看不过眼,不悦地说道:“父亲,倘若您不欢迎我夫妇,我夫妇立刻便告辞。”

  听到女儿这话,周家家主看看女儿,又看看女婿,气呼呼地拂袖回屋去了,一边走一边骂:“走吧!走吧!都不要回来,等我尸骨凉了再回来,也不要给我入葬,丢到外面喂豺狼好了!”

  看着老伴气呼呼离去的背影,张氏翻了翻白眼,也不理睬,转身对鲁阳乡侯:“公瑜,别在意啊。”

  鲁阳乡侯释然地笑了笑。

  不得不说,这些年他早就习惯了。

  说来也奇怪,当年在迎娶周氏之前,或者说在结识周氏之前,他与这位老爷子也有过照面,当时这位老爷子对他挺好的,还称赞他年轻有为,直到他委托媒婆上前提亲之后,这位老爷子对他的态度就变得截然相反,见他如见仇人。

  平心而论,若不是没办法,鲁阳乡侯真不想跟这位老丈人打交道。

  不过他也知道,比起他赵氏一族这边的亲戚,他的这位老岳丈纯粹就只是讨厌他罢了,还真算不上什么。

  他赵氏一族这边的亲戚,那才叫……势如水火。

  『要是虍儿在就好了……』

  鲁阳乡侯暗自惋惜道。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