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92 第九十二章:抵制(二)

  王直发誓,他从未遭到过如此羞辱。

  在鲁阳县城的城门处,他被几个县卒当众羞辱,被要求将马车上的货物一件一件地搬下来检查。

  甚至有几辆装载着酒坛的马车,明明一眼就能看出究竟,但那几名县卒偏偏要求他们将酒坛搬下来,说要检查一下夹层,看看是否有违禁之物。

  很明显,这是那几名县卒在报复他。

  他王直堂堂汝阳侯府的管事,竟沦落到被几个小卒为难,这一刻王直恨不得立刻转身离去——他不进城总行了吧?

  但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

  因为他也知道,鲁阳与叶县两地,是整个南阳郡唯二县治稳定的县城,在吃住方面还算是凑合,倘若过了鲁阳,虽然继续往南肯定还会碰到别的县城,但那些县城比鲁阳还要破,城中也没几个人,为了滚烫的酒水,为了好好在鲁阳歇息一日,他忍了。

  为此,尽管心中愤怒,但他还是暗示随行的那些随从向那几名县卒塞了些好处,总算是让那些县卒不在针对他们了。

  这不,为首那名县卒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子,随意地挥了挥手:“行了,把东西搬上车,进城吧,莫挡了城门。”

  『回头等见到刘緈,看我怎么叫他收拾你们!』

  强忍着怒气,王直吩咐人将东西搬上马车,进了城中。

  进了城后,王直依旧裹着毛毯坐在为首那辆马车的车夫座上,打量着沿途经过的街道与街道两旁的店铺,眼中露出几许嫌弃。

  不可否认,鲁阳确实远不如汝阳繁华热闹,常年呆在汝阳的王直,自然看不起这种偏僻的穷县。

  带着车队来到城内的驿馆,吩咐随行的仆从与卫士们自行解决用饭问题,王直带着约六七个比较亲近的随从、卫士,直奔城内最好的客栈。

  记得先前鲁阳实施以工代赈时,他就来过鲁阳的县城,找县人询问了县内最好的客栈,一间挂着‘杨记客栈’招牌的客栈。

  当然,这间客栈虽然是鲁阳最好的客栈,但在王直眼里也就是凑合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来到这间客栈前时,王直在门外稍稍驻足了一下,因为他看到这间客栈比前一阵子他初来时多挂了一块招牌。

  这块招牌上只有四个字:鲁叶共济。

  “鲁叶共济?这是什么?”

  嘀咕两句,王直也没在意,带着几名仆从走入了客栈内。

  这间客栈内的一楼,跟酒肆类似,是专门吃酒用饭地方,当王直走入店内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喝酒用饭,观衣着打扮,大多应该是县内的人,并且还是家中有点小钱的——穷人家哪会在外面吃酒用饭呢?

  此时,殿内的伙计立刻就迎了上来,堆着笑问道:“尊客几位?”

  王直随意指了指自己这些人,说道:“就这么点人,你看着上点酒菜,要你家最好的。”

  “好嘞,好嘞。”

  伙计满脸堆笑地将王直等人领到一张桌旁,一边用抹布使劲擦拭桌面,一边随口问道:“几位尊客从哪来?”

  这是很常见的客套攀谈,王直也没在意,随口就说道:“从汝阳来。”

  没想到,那名伙计在听到后,手中的动作忽然一顿:“几位……是汝阳人?”

  “怎么?”

  王直皱着眉头问了一句,旋即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他发现,当这名伙计问完后,隔壁几座正在吃酒用饭的酒客、饭客,纷纷转头看了过来,目光充满了不善。

  “没……”

  伙计低着头胡乱抹了几下桌面,旋即便转身跑向了堂柜,与一名目测四十来岁的掌柜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随后,这名伙计便再次回到了王直这桌,歉意说道:“抱歉,咱店不招待几位了,几位自便吧。”

  说罢,他也不再理睬王直等人,自顾自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王直又惊又怒,愤然一拍桌案,骂道:“店家!店家?过来!”

  话音刚落,便见那名中年掌柜慢慢走了过来,神色淡然地问道:“足下有何指教?”

  只见王直抬手指向那名伙计,愤怒说道:“方才那厮说,不招待我等,这是什么意思?”

  那掌柜淡笑说道:“这是最近我家主人定的规矩,主人有命,我等不敢不从。”

  “你家主人?”

  王直怒声说道:“叫他出来!”

  那掌柜摇头说道:“我家主人有要事,目前不在店内。……足下,请吧。”

  王直气得咬牙切齿,走上前一步恨声骂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我乃汝阳侯府的管事,你得罪我,小心我叫你家开不成店……”

  “汝阳侯府?”

  听到王直的威胁,那掌柜非但不惊,脸上反而露出了几许古怪的笑容。

  还没等王直弄明白对方脸上的古怪笑容,从旁便站起一名酒客,摇摇晃晃地走到王直身边,嘿嘿笑道:“汝阳侯府,你说你方才是汝阳侯府的,对吧?”

  “是又如何?”王直皱眉瞧了那醉汉。

  “哈!”那醉汉闻言面色顿变,一把揪住王直的衣襟,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凶狠地骂道:“就是你家挑唆汝水诸县,对吧?”

  说着,他也不等王直回话,一拳头就砸在王直的面颊上。

  “你、你做什么?”跟随王直的随从纷纷上前,见此,在客栈用饭的那些当地人亦立刻站了起身。

  一时间,一群人在堂中打了起来。

  方才还在冷笑的那名掌柜,此刻有苦难言,连声劝架:“出去打,出去打,莫砸坏我家东西。”

  一边喊,他一边亦唤来他客栈的伙计,都是些身强力壮小伙子,总算是将两帮人撵出了客栈。

  不得不说,王直随行的人当中,有几名是卫士,拳脚不懒,时间一长,逐渐就占据了上风。

  可就在这时,忽听有一人当街喊道:“汝阳人打人了,汝阳人打人了。”

  话音刚落,附近的县民就纷纷围了上来,起初是十几人,随后人数越来越多,惊得王直身边的那几名卫士终于抽出了刀刃。

  『怎、怎么回事?』

  眼瞅着密密麻麻数百人围着自己一行人,王直惊得连连后退,此时的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郑乡。

  可能是恐惧于几名汝阳侯卫士手中的刀剑,鲁阳当地人没有过分紧闭,而是围着王直等人大骂。

  “就是这些汝阳侯府的,教唆汝水诸县断了给咱鲁阳的钱粮资助。”

  “背信弃义之徒,我呸!”

  “滚出鲁阳!”

  “这些人还羞辱乡侯……乡侯那等善人,你等也敢羞辱?!”

  王直听着这些骂声,听得久了,逐渐也就明白了这些鲁阳人愤怒的原因。

  原来,他汝阳侯府教唆诸水诸县的事被传开了,甚至于,他汝阳侯府与鲁阳乡侯府的恩怨也被传开了。

  『是赵公瑜父子所为么?』

  王直又惊又怒。

  平心而论,与鲁阳乡侯一家结怨,事实上就连他都没怎么在意,更别说汝阳侯郑钟与世子郑潜,但此刻被数百个愤怒的鲁阳人堵在客栈前,王直这才逐渐意识到鲁阳乡侯在鲁阳的威望。

  “王管事,怎么办?”

  有一名卫士慌张地低声询问王直。

  其余几名卫士,亦是面色惶惶。

  别看他们手中握着锋利的刀,他们手中的刀剑,主要是用在衬托主家地位的,其余则是为了防身,可不敢真的朝这些手无寸铁的县民砍去,否则一旦真闹出人命,当鲁阳县衙追究起来时,汝阳侯府也未必保得住他们。

  而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喊道:“丁县尉来了,丁县尉来了。”

  『丁县尉?丁武?』

  王直仿佛抓住了救星,翘首以盼。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便见鲁阳县尉丁武带着一队县卒挤开人群,朝着王直这边走了过来。

  见此,王直急忙喊道:“丁县尉,丁县尉,是我啊,王直,汝阳侯府的……”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那县尉丁武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玩味不说,目光中并无几分善意,与当日与说笑时的态度判若两人。

  果不其然,只见丁武在了解情况后,环视周遭冷冷说道:“当街闹事,好大的胆子,都带走!”

  他身后的县卒立刻逮捕了被王直等人打翻在地的几个当地人,旋即便准备将王直等人也拿下。

  王直身旁的几名卫士一瞧,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剑。

  见此,丁武眯了眯双目,右手缓缓伸向左边腰际,冷冷说道:“怎么?要拘捕?”

  深深看了几眼丁武,王直面沉似水的压下了身边卫士手中的剑:“别轻举妄动,你们几人并非丁县尉的对手……”

  说着,他目视丁武又说道:“丁县尉,王某自忖不曾得罪过你。”

  “确实!”

  丁武亲自上前扣下了王直,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不过,你家得罪了鲁阳。”

  说着,他站直身,挥了挥手。

  “带走!”

  半个时辰后,在赵虞落脚的客栈,静女轻轻推醒了尚在睡梦中的赵虞。

  “少主,少主,方才张季前来禀报,说是那王直进城了……”

  “是么?”

  赵虞揉了揉眼睛,旋即眼眸中浮现几许兴致勃勃。

  他冷笑说道:“好,很好,你叫张季他们过来,就按照咱们商量的办法,给那王直一点颜色,顺便也看看县人的反应。……对了,那王直在哪?”

  闻言,静女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低声说道:“据张季所说,那王直已经因为当街与县人斗殴,被丁县尉抓到县衙去了……”

  “啊?”

  赵虞目瞪口呆。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