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从道果开始 263 第二百六十三章 杨雄,你个老不死的!

  铁臂猴山北面,高山山巅。

  太虚剑宗第四部代统领王彦,手上拿着千里镜,远观数十里外的铁臂猴山山巅大战。一双眼随着白衣剑客转动,嘴角不自觉的就扬了起来。

  铁臂猴山的大战持续了三天。

  王彦在这山巅就连看了三天。

  一直想看小师叔化身‘君子剑’时的风采,这次总算得偿所愿。

  “皎皎鸾凤姿,飘飘神仙气。”

  “难怪会让无数侠女名媛爱慕。”

  露水打湿衣衫,有些微凉,王彦真气一震,雾气蒸腾,湿意尽去。稍稍活动手臂之后,又举起千里镜去看。

  这一下。

  正好轮着陈季川上场。

  小师叔剑出如游龙,与那些个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其他宗师不同。

  出剑果敢,或挑或刺,或拨或打,尽数由心,修为稍低些,层次稍差些,根本看不出他与铁臂猴王孰强孰弱。

  王彦也看不出。

  她只觉得小师叔厉害的紧,比那些个宗师都要轻松自在。

  静静看着。

  忽的,王彦眉头微皱,有些奇怪:“怎么打了这么久?”

  她虽然很想多看一会儿小师叔的战斗,但也知道铁臂猴王厉害。

  宗主连同其他数十位宗师围攻,一时间都拿不下,只能以车轮战的形势去打去磨。

  按照此前三天的规律,陈季川这一战明显超时了。

  “难道是因为没人去替?”

  “有人要陷害小师叔?!”

  王彦心下一跳。

  这时才想起宗主杨雄。

  宗主知晓小师叔真实身份,怎么会让他被人陷害呢?

  于是连忙将视线稍稍转移,找到杨雄。

  一挪过去,正好看到这位宗主眉毛一挑,脸上似笑非笑,极为喜悦又强自压制的表情。

  “这——”

  “他笑什么?!”

  王彦心如乱麻,一瞬间闪烁千百个念头,然后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瞬间清晰起来——

  “是了!”

  “小师叔风华绝代,名列天榜第十,远超宗主。宗主的位子早晚不保,他这是要趁机借着铁臂猴王的手,置小师叔于死地,到时就没人能威胁到他的地位!”

  “其他人不知道小师叔的真正身份,又都是小师叔的手下败将,难免心存怨怼,完全有理由联起手来,故意坑害!”

  王彦越想越怕,越想越气。

  她没想到杨雄这老不死的竟然如此阴险狡诈恶毒,难怪太虚剑宗这些年来没出现什么真正的天才。

  在她小师叔之前,仅一个李青山还算不错,但他被杨雄用女儿拴住,成了自家人,自然不会忌惮。

  可小师叔不同!

  “老不死!”

  “老不死!”

  王彦又焦又躁,又气又恨。

  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过去。

  可是她知道。

  以她的实力,一旦跑过去,基本上就是一个死字。即使侥幸闯过铁臂猴群的封锁,跑到山上,也只会成为小师叔的拖累而已。

  说不定本可以逃命的小师叔,反而要被她害死。

  “怎么办?”

  王彦努力让自己冷静,举着千里镜,一会儿去看小师叔,一会儿又去观察杨雄老不死,同时又看过铁臂猴山山巅一个个宗师高手。

  随着强迫冷静。

  王彦渐渐看出不对劲来。

  她看到杨雄脸上笑意一闪即逝,变的错愕、皱眉。

  这个王彦能理解。

  做戏嘛。

  担心事后有人将小师叔的死怪罪到他的头上,落个不仁不义的名声。

  但其他人怎么回事?

  “这些人——”

  王彦看到那处山巅,数十位宗师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震惊,全都皱眉,好似有什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将要发生一样。

  “都是戏精?”

  “用得着吗?”

  王彦心中泛着疑,将目光再次转回到小师叔身上。

  这下子终于看出端倪——

  “小师叔在压着铁臂猴王打?”

  王彦看了三天,之前看到其他人跟铁臂猴王交手的时候,明显能看出铁臂猴王占在上风。

  唯有小师叔动手,她看不出高下。

  可这次她看的清楚。

  那铁臂猴王疲于应付,被小师叔打的连连败退,手忙脚乱,完全陷入一道道剑光中,陷入小师叔的节奏中。

  而且随着剑招席卷,这个差距还在变的更加明显。身上也有明显的剑痕,伤势越来越多。

  “这——”

  王彦彻底迷糊了。

  ……

  铁臂猴山山巅。

  杨雄可不知道自己刚刚被门下数一数二的天才弟子给辱骂成‘老不死的’。

  “临阵突破!”

  他脸上喜色一闪而过。

  紧接着就跟其他人一样,都皱着眉,似乎没想到,似乎不愿意,似乎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暗中却做好了随时援手的准备,以防一番突破被人搅局。

  好在。

  值此突破关口,还真没人敢乱来。否则一旦不成,陈季川最终还是突破成功,面对一位大宗师,那可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不论如何嫉妒,也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这时候杨雄不由庆幸,还好陈季川是以‘君子剑’的身份突破。

  仅仅是一个天才散修,哪怕成了虚境,只要不结仇不结怨,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彼此不存在什么竞争。

  而要是让他们知道,这‘君子剑’就是昔日‘黑旋风’,其他人不敢说,但五云宗、春蚕门必定是要横插一脚,尽力阻拦的。

  心中紧张、期待着。

  阵中。

  陈季川心随意动,剑随心动,浓缩全身的劲头儿,都集中在丹田,继而——

  轰!

  猛地爆发。

  抱丹坐胯,使全身的精气神、血髓浆都浓缩一点,就如鸿蒙初开。

  修为急速攀升。

  全身都在遭受洗礼。

  陈季川一剑快过一剑,剑法从心,每一剑蕴含的力道也在翻跟头似的暴涨。

  原先是陈季川不敢跟铁臂猴王硬碰硬,不敢跟它对拼气力。但如今,陈季川每一剑都能在铁臂猴王身上留下一道伤口,一道血痕。

  轰轰轰!

  力量碰撞也牢牢占据上风。

  “吖吖!”

  猴王愤怒嘶吼,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感受到死亡的恐惧。

  陈季川不管这些,只顾着装作顿悟模样,悉心感悟化劲突破到抱丹的种种玄妙。

  他不是第一次突破到抱丹境,可依旧觉得极为奇妙。全身劲力汇聚一点,这让他的实力、潜力都在猛增。

  全身肌肉颤抖着,似在欢呼,在雀跃。

  肌肉到血液,血液到骨髓。

  全身上下每一分每一毫都在蜕变。

  化劲、抱丹虽仅是隔了一层,但却是天与地的差距。好比先天于炼气,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抱丹一成,同样寿数三百。

  而化劲呢?

  仅一百五十年好活。

  差了足足一倍,可见差距之大。

  饶是常年服用朱果酒,力量、肉身强度远超顶尖宗师的铁臂猴王,堪称‘半步虚境’,也不是陈季川的对手。

  专心致志。

  搬运劲力。

  忽的,自陈季川身上,一道气息如长虹贯日,一发不可收拾。气机掀开,压的在场众位宗师、数十猿猴全都变色。

  “真成了!”

  “居然——”

  “抱丹成圆,突破的居然是外功一道。”

  在场都是顶尖宗师,观此气势,哪里还不知道,这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君子剑’,在这铁臂猴山连番大战中,有所感悟,已经是一步登天,踏入堪比虚境的抱丹之境。

  从今往后,可称大宗师!

  ……

  “糟!”

  “他在秦岭中突破,定要引来虚境老妖,此地不宜久留!”

  “真他娘的晦气。”

  “快跑,免的被殃及池鱼!”

  一众宗师震惊于陈季川的突破,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这里可是秦岭。

  这是人类大宗师都不敢擅闯的禁地。

  方闯等散修、张智深等小门小派不知,但太虚剑宗等三大派不但传承悠久,还有虚境尚存,对此中禁忌真是再清楚不过。

  这次争夺朱果酒,为什么没有虚境出手?

  不就是因为这一重顾虑嘛!

  董青、刘横波等五云宗、春蚕门宗师顿时顾不得其他,趁着陈季川与铁臂猴王还在争斗,赶忙彼此招呼一声,抱成一团,玩命狂奔。

  “这——”

  张智深、方闯等人不明所以,但见董青、刘横波等人如此慌张,也知道此中定有凶险。

  不敢停留。

  紧跟着也往山下跑去。

  杨雄不落人后,但他在跑路之时,连忙给陈季川传音——

  “秦岭凶险!”

  “速逃!”

  之前是陈季川顿悟突破的当口,杨雄不敢提醒,担心破坏了晋升。此时陈季川已经突破,杨雄不迟疑,直接传音入密,让陈季川速逃。

  话音落下。

  杨雄就已经带着宗派中的几位顶尖宗师逃奔无踪。

  陈季川已成大宗师,实力大增。

  安危无须他们去担心,还是自己逃命要紧。

  这一边。

  陈季川一面突破,一面还在跟铁臂猴王争斗。随着他全身蜕变,力量大增,铁臂猴王已经明显不是对手。他将身跃起,瞬间化为龙虎,摆了个怪异姿势,从天而降,落在铁臂猴王肩膀上,狠狠发力。

  这一招名唤‘龙盘虎踞’,乃是‘五形八法拳’中类似于千斤坠一般的功夫,最适合用来压服对手。

  陈季川落下,猛然发力。

  轰!

  铁臂猴王双腿一软,当场就跪在地上不能动弹。

  这时候,陈季川正想着用‘通语术’恐吓威胁一番,让铁臂猴王彻底臣服,耳畔却忽的传来杨雄声音。

  余光微扫,就见山巅一众宗师好似逃难,一个二个全不恋战,就连朱果酒也顾不上了。

  “嗯?”

  陈季川知道秦岭凶险。

  但杨雄等人这般惊惶,还是让他有些意外,而且这很可能跟他突破抱丹有关。

  不去多问。

  不去多想。

  陈季川极为听劝,杨雄让他逃,他二话不说,收了‘龙盘虎踞’,借着铁臂猴王起身的力道,噌的一声就如同苍鹰一般从山巅跃下。

  山高似有万丈。

  最顶尖的宗师从这里摔下去都要粉身碎骨,但陈季川晋升抱丹,又有许多术法傍身,全然不惧。

  待到快要落地之时,身如柳絮。

  将他下坠之力消弭,几个翻转稳稳落在山下,一头钻入密林中。

  这是铁臂猴山西面。

  杨雄既然说有危险,那很可能就是秦岭中的虚境妖兽。北面是杨雄以及太虚剑宗几位宗师逃奔的方向,数十里外还有王彦领着血衣军第四部驻扎。万一虚境妖兽追杀过来,往北面跑就是给他们招灾惹祸。

  “西面!”

  “先往西面跑,再从北面五云宗的地盘出秦岭!”

  陈季川脚下生风,急速奔行。

  而就在他刚刚进入密林的当时。

  呼呼呼!

  天上忽有雄鹰掀起狂风,直将方圆数百丈的树木全都卷起。

  陈季川人在当中,眼看就要一齐被卷起,他忙将‘柳絮身法’施展,身如柳絮双飞燕,在飘飘荡荡间,脚下一跺,施展‘遁地术’遁入地下。

  消失不见。

  天上狂风神鹰一双鹰眼锐利,似能看透地底,猛地一个俯冲,双翅紧贴着地面狠狠一扇——

  轰!

  大地炸裂。

  从中显出一道身影,轰然粉碎,化为片片纸屑。再去看,哪里还有陈季川的踪影。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从道果开始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