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我有一座藏武楼 673 第六百七十三章 悲酥清风


  在这个世界,其实单纯的比较邪恶的教派并不算多,哪怕是以魔为名的魔教,在经历过高潮,低谷,以及险些灭绝的灾厄后,也懂得融入这个世界,不会做出一些天怒人怨之事。

  与其说是魔教,不如把它当做一个以魔为名的普通江湖门派,顶多是实力强大一些,底蕴更深厚一些罢了。

  而这,也是大夏皇朝容忍魔教存在的一个比较根本的原因,容得下江湖,武林,便容得下魔教,只要魔教安分守己,不搞风搞雨搞反动就行。

  但白莲教不同,这个以白莲为名的宗教,看似圣洁高贵,实则干的却都是一些十分邪恶卑劣之事,奸淫掳掠,蛊惑人心,杀人放火诸如此种不断,唯一的目的,似乎就是破坏。

  因为只有破坏,让本来平稳,繁华的大夏产生动荡,这个曾经有志于大地主宰的邪恶教派才有可能东山再起,再与大夏一争神州之主的位置。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莲教的人大多都是一些疯子,脑筋不太正常。

  想想看,连魔教这个拥有应我求这等雄霸人间的不世出强者,都不敢说改天换地,再造乾坤。

  就凭白莲教这只能背地搞一些阴谋诡计的小角色,也敢抱有这种幻想,可见这个教派从教主到教徒,都不是什么聪明人。

  或许,白莲教的高层也知道他们没机会,但只是以这种蛊惑人心的方式和名义,来达到自己内心的一些阴暗邪恶的想法。

  谁让白莲教的教义更能吸引人,让人一步步落入陷阱当中呢?

  也所以,大夏朝廷对于白莲教的打压向来是不遗余力的。

  其一,在于这个教派行事无所顾忌,底线太低,甚至毫无底线,犯下的累累血案数不胜数,苍生受苦,不除不平民愤。

  其二,这个教派便如打不死的小强,不论身处何种险要的绝境,不论遭受到大夏何等强有力的打击,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不曾断绝,反而引起大夏朝廷极大的忌惮。

  而段毅,此刻因为面前这一幕惨剧的发生,心中不禁生出了和大夏朝廷一般无二的想法,白莲教,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这种纯粹的恶,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正当众人眼望夏舒疯狂,自身踌躇不定,不知该立马冲出一品居查探,还是暂时按兵不动,听从镇北王以及端王的调配的时候,忽然一个个开始手足发软,头晕眼花起来。

  这种感觉和醉酒的状态很像,左摇右晃差点跌倒,但很明显,还未开席的众人滴酒未沾,怎么可能醉酒?

  这是中了算计,被人下了毒了。

  而想要运转体内真气,消除这种消极状态的人们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驱动真气,就仿佛一身内力尽皆散去,成了手足无力,肩不能挑的废人。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的众人勉强扶着身旁的支撑物站着,纷纷吵嚷起来,

  “不好,有人下毒,是谁?”

  “快快向楼下的人发信号求救,不然我等危矣!”

  “妖人卑鄙,竟然使出这等下作的手段,若是让老子逮到,非得将其碎尸万段不可”……

  此刻这帮人说的杂七杂八,喝辱咒骂皆有,喧嚣不停,顿时将这本来十分高端大气的一品居弄成了闹市一般。

  什么豪族族长,强横江湖势力的代表性人物,在失去了那一身引以为傲的武力时,心灵的虚弱与不堪便暴露了出来,不比普通人强多少,甚至还要更加慌张。

  他们尤其害怕的是,自己等人眼下没了实力,但暗中恐怕正虎视眈眈的藏着不知多少心怀叵测的妖人,岂不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端王,夏宁,两个人也是一副震惊无比的表情,各自提气运功,却发现根本毫无作用,一颗心沉入谷底。

  不过比起旁的那些人,端王和夏宁好歹也是皇家血脉,再加上身边还有强者不曾中招,自有一股沉着端庄的气派风范,只是静静的等待,而没有歇斯底里如那些已经近乎疯狂的人一般。

  与自己的父亲端王不同,夏舒似乎并未受到这无色无味的毒气侵染。

  咆哮发泄过后,他心神清明,看见四周的异常状况,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一枚环佩,上面正散发着一股微弱的光芒,驱散空气当中某种物质,使得夏舒免于中毒。

  这是一枚能驱散毒气,让人保持全盛状态的宝贝。

  夏舒此刻表现的也十分中规中矩,起身走到端王身边,并手持环佩竭力想要帮自己父亲驱散毒气,只不过效果寥寥。

  无量老人干瘦的脸上泛着一层玉质光泽,非但没有老年人那种鸡皮鹤发般的枯败之感,反而充斥着无限的活力,眼色微怒道,

  “世子不必白费功夫,这是恶人谷专研的悲酥清风,无色无味,一旦吸入毒气,若无解药,很难被内力驱除。”

  而后,无量老人略带异样得看了眼仍未中招的一些人。

  他自己修成真丹内家修为,内天地自循环往复,并未吸入空气当中的毒气,故而无恙。

  长羊子修持丹心经,内藏一门化生诀,最擅长闭气自建内天地,故而没有吸入毒气,可以理解。

  韩兴在闯荡江湖时,因缘际会下曾吞服过一枚百年大蟒的蟒胆,除了功力大增,洗练筋骨资质以外,还多了百毒不侵的能力,这他也是知道的。

  但镇北王,段毅,这两人究竟是有何手段能不受此毒所害,实在是出乎无量老人的设想。

  悲酥清风,昆仑山下恶人谷所特制研发,并采集山中各色毒物毒草所练成的毒药,因为中者泪如雨下,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味,称之为清风。

  只不过这种悲酥清风因为中招者特征太过明显,容易被人察觉,后来又几经改良,成了无色无味,散人内力,酥软筋骨,却不会让人痛哭流涕的毒气。

  莫非,镇北王和镇北王世子两个,也都身怀异宝,故而才能和夏舒一样,不曾受到此毒所害?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我有一座藏武楼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