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我在东京克苏鲁 176 第176章 黄道二十四

  伟大的深空星海之主。

  失落毕宿星的罪缚者。

  放逐于卡尔克萨的牧羊人。

  黄衣眷者为“遥远的欢宴者”献上赞歌,颂唱哈斯塔的星辉永存。

  东京,羽田机场。

  “李符水先生,欢迎来到东京。”

  “谢谢。”

  年轻男人接过护照,露出微笑。

  简单的衣着,半长的黑发在脑后束起,眼神缥缈,眉宇淡泊,明明很年轻,看着却有一种出尘气质。

  看起来就好像哪座深山道观隐居的道士,刚刚还俗入世一样。

  一枚黄印挂坠,系在脖子上。

  “快啲啦快啲啦”

  一个满口粤腔的声音,催促道。

  说话的是一个长眉鼠眼的小老头。

  “七叔公,就来了。”

  李符水拿了护照,跑过去。

  “我先去检疫站,去拿惊蛰。”

  “唔使啦,我帮你攞咗。”

  七叔公一摆手,另一手提起一只宠物旅行包。

  “谢谢七叔公啊。”

  李符水接过包,打开向里面看去。

  一只小白猫蜷懒洋洋的缩在里面。

  “重有谷雨,立秋它们几个,通不过检疫,我搵咗走私船,听日就到。”

  七叔公示意李符水边走边说,顺便递了瓶水给他。

  “畀你水,东京唔过九龙嘅天气,热死啦”

  “七叔公,我听说国内还有不少人在找你,怎么到东京来了”

  “我同你七叔母贴错门神么,那婆乸在家里鬼杀咁嘈,我好难的了,避一避风头。”

  七叔公摆了摆手,这事一提起来,他眉毛都怕的发抖。

  “东京也有生意要做。”

  七叔公拿出手机给李符水看照片。

  “邮票”

  “红门宫,一版呢个数。”

  七叔公一个巴掌比划着。

  “五万”

  “五万买个砵仔糕五亿呃”

  “好贵”

  “今次嘅货非同小可,上周一个死冚家嘅仆街仔揾人来杀我,好彩七叔公我福星高照,但佢肯定唔罢休,所以揾你嚟保护我。”

  七叔公一脸愤愤。

  “如果喺九龙,我畀佢手脚全无”

  “七叔公,您身体不好别总生气,还是别拿人手脚吧”

  李符水听着七叔公的牢骚,挠头笑了笑,脸上满是涉世不深的朴素纯真,清心寡欲的友好和善,摸着怀里的小白猫,说道

  “惊蛰喜欢吃完整的。”

  银座,黑门俱乐部。

  “灵童当场死亡,轮入道已经押送总部,振袖已经由收容所回收收容,东京本土灵能者有轻微程度的死伤,那个本多神藏我们最好留意一下,还有这次降神会事件背后”

  格林向爱丽丝理事汇报着,昨天任务的结果。

  “你们见到了超越之人”

  “如果新人上次说的没错,那应该就是那个人了,手上戴着勾玉,他的手段很离奇,已经不是我们所使用的十本源神秘仪式的范畴了。”

  苏启听了格林的汇报才知道,自己当时失控昏迷时,和氏居然来过,似乎还想杀了自己。

  然后

  为什么他没动手呢

  “那个超越之人想杀新人那他为什么没动手”

  “不清楚,我脱困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觉得新人已经失控了必死这似乎也不太合理。”

  格林摇了摇头,他们不知道超越之人这个行为的目的。

  不过,关于他的幕后影响

  “之前的天狗事件,这次的降神会事件,他已经两次在幕后影响一些人去在东京进行神秘活动,这可能说明他确实有某些急于达成的目的。”

  “或许像我们上次推测的那样,他急于需要建立新的时代神秘”

  苏启说道。

  他是使用“造神法”建立锚定的,知道大型神秘建立的锚定线,对于维持神秘者不失控有多重要。

  这是深海的基本规则。

  超越之人也是神秘者出身,应该不会脱离这个大规则的限制。

  “总部那边说了会关注超越之人的消息,还是上次的嘱咐,你们尽量减少跟他产生正面冲突。”

  爱丽丝理事拆着手里的一封信件。

  “说说黑船那边的情况。”

  “一次大型鬼神的入侵,解决起来并不复杂,只是皇帝的新装又要重新充能了,我需要再办几次拍卖会。”

  安徒生摩擦着手杖说道。

  “另外就是,昨天我跟您说过,有几个问题”

  “噢,那个算不上问题,新人可以帮我们解决。”

  “我什么”

  苏启一愣,疑惑的指着自己。

  爱丽丝理事露出和善的笑容。

  “一些训练课题。”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路”

  “阿亚阿亚”

  “你们两个给我老实点。”

  门外传来热闹的声音。

  山鲁佐德走进来,两手提着两个人的脖颈,跟提小狗一样。

  一个毛绒绒的,长着兽耳大尾巴。

  一个光溜溜,浑身黑钢裹在白色长发里,露出一对金瞳孔,身上泛着金属光泽,丢在地上发出钢铁碰撞的声音。

  总之,两个人型生物,怎么看,怎么不是个人。

  “降神会的谤法师,犬饲。”

  山鲁佐德指了指。

  “这是那个黑船鬼神。”

  “鬼神”

  苏启一愣。

  “你之前不是见过神秘法庭吗,那是用皇帝的新装修改过进食逻辑的鬼神,这个也是。

  我们很难解决它,所以选择了修改它的逻辑,设置了一个限制器。

  当它吃饱的时候,就不会触发它的进食逻辑。”

  驯化那个恐怖“神秘法庭”的,居然是苏启看向安徒生先生。

  “改造神秘法庭的不是我,那需要的神秘学知识,和对于原主的剖析过于深入了,我现在可达不到。”

  安徒生看到苏启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上一任,已经去世了。”

  苏启看到安徒生先生没打算多说,也礼貌的不再多追问神秘法庭的事。

  倒是一旁的犬饲,眼睛环顾周围,看到了苏启的长相

  “是你”

  犬饲眼睛变红

  利齿“噌”的就呲了出来

  一下子就扑到苏启身上要咬

  苏启脸色一变,伸手去挡。

  “汪”

  “”

  苏启看着犬饲倒在地上抽搐,脖子上,一圈仪式阵正在勒紧。

  这是王国本源的“监视仪式”,功能有点类似那种出狱监视环,不光可以监督,还可以阻止伤害行为。

  黑门一般用这个仪式来监视有犯罪前科,但又不是特别危险的神秘者。

  会长身上就有这个仪式,苏启上次去找他透露神龛消息,还特意想办法规避这个仪式的效用。

  “这”

  苏启指了指。

  “什么情况”

  爱丽丝理事一笑。

  “这俩熊孩子需要一个监护人。”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我在东京克苏鲁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