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乱世栋梁 106 第一百零六章 图穷匕见

  清晨,一列队伍向台城行进,这是录尚书事、江夏王的队伍,当中一辆牛车上,江夏王萧大款看着手,眉头紧锁。

  去年,皇帝御驾亲征,收复青州地区,随后,官军与齐军展开激战,一直持续到现在。

  新年伊始,天气开始回暖,黄河河面冰层开始消融,官军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齐军的攻势就会黄河解冻而减弱。

  如此一来,朝廷就稳稳控制青州地区了。

  但萧大款关注的不是这件事。

  今日大朝,皇帝要和百官商议驻跸淮北徐州寒山一事,此事之前就已经放出消息,引起轩然大波。

  在京官员纷纷上表劝阻,随后,出镇藩王以及各地牧守也纷纷上表,恳请皇帝以大局为重,打消“驻跸寒山”的念头。

  说辞大同小异,主要一点,就是此举会大幅增加朝廷开支,而朝廷财政承担不起。

  皇帝驻跸寒山,即便寒山南北二城本身就很大,但依旧不可避免大兴土木,朝廷没那么多钱粮雇人干活,就只能征发百姓服劳役,这是极大地负担。

  即便行宫建好,每年也会额外增加大量开支,这会让本就捉襟见肘的财政雪上加霜。

  其二,皇帝驻跸寒山,中枢必然跟随左右,那么,一旦北虏大举进犯,围了寒山,中枢和各地的联系就会被切断。

  不仅如此?寒山一旦被围?北虏极有可能来个“围城打援”。

  待得各地援军纷纷溃败,孤城寒山?能撑多久?

  北虏知道皇帝和中枢都在城中?恐怕会不顾一切都要破城。

  仅这两点,就足以让皇帝“驻跸寒山”的想法无法实施。

  这也是反对者们反复提起的顾虑?物议汹汹。

  萧大款认为朝野内外反对皇帝驻跸寒山是民心所向,故而撺掇皇帝驻跸两淮的宵小之辈?不能得逞。

  结果?饶州鄱阳有消息传来:鄱阳王萧嗣去年于饶州乐安地区发现一个大铜矿,现经过数月试开采,估算年产量初步可达到三百万斤。

  正常开采三四年后,年产量可逐步递增到七、八百万斤?再过几年?可轻松过千万斤。

  消息传出,朝野哗然。

  萧大款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立刻派出官员到饶州乐安实地勘察,勘察结果,证实了鄱阳王所说。

  那么?朝廷不会缺钱了,至少?国库会有盈余了。

  而皇帝驻跸寒山一事,因为乐安大铜矿的出现?开支问题,不再是问题。

  兴建行宫、日常维持而产生的巨额开支?乐安铜矿的开采可以有效弥补。

  与此同时?支持皇帝驻跸寒山的大将军、彭城公李笠?拟定了一系列实行方案,其中之一,是将驻跸之处改在淮阴。

  淮阴位于淮南,淮水南岸,有淮水作为北部屏障,为淮南重镇。

  淮阴距离泗水入淮口不远,又有勾连江、淮的中渎水与广陵相连,水路交通十分方便,自古就是商旅云集之地。

  皇帝驻跸淮阴,以淮阴为行在,有淮水做屏障,不怕敌军数日之内便兵临城下。

  北虏要进攻淮阴,首先得拿下徐州寒山,大军才能从容南下渡淮,这可不容易。

  所以,淮阴在寒山沦陷之前,不可能被北虏围困。

  若战局确实不利,皇帝和中枢随时可以经由中渎水从容南撤,返回建康,安全得很。

  而李笠又提出一个方案,那就是在两淮实行府兵制,在不大幅增加朝廷开支的情况下,在两淮就地解决养兵、练兵的问题。

  实行府兵制后,只要数年时间,朝廷在两淮就能平添战兵数万,平日里拱卫淮阴行在,必要时,随皇帝御驾亲征。

  这一消息,又引来朝野哗然。

  随后舆论风向一变,开始有地方牧守和官员支持皇帝驻跸淮阴,这些人当中,多为武人或两淮出身。

  因为皇帝驻跸两淮,目的就是练兵、为北伐做准备,那么对于寒人和武人来说,只有打仗,才有他们的出头机会。

  试行的府兵制,仿照周国所行制度,对于两淮地区的豪族、寒族而言,府兵制,就是专门为他们开辟的一条官场新道路。

  这条道路,能让寒人绕开九品中正制,实现入仕、升迁。

  两淮寒族,可以靠着从军入仕,不再看门第,不用评乡品,靠军功晋升。

  也就是说,武人可以凭借军功做各级将军,然后可以转为地方牧守。

  或者对应班秩的流内官。

  如此官场新道路,如何能不获得寒人支持?

  不要说两淮,就连各地寒族,都对此眼馋不已:两淮试行府兵制,将来,或许会推广别的地方。

  所以,支持皇帝驻跸淮阴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而淮南各地不断有寒族组织百姓到官府请愿,上万言书。

  请求皇帝驻跸淮阴,请求朝廷给两淮子弟一个为皇帝(朝廷)效命的机会。

  面对伧楚们(三吴之人对江北之人的蔑称)恬不知耻的请求,建康的士族们坐不住了。

  因为皇帝一旦驻跸淮阴,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新政”,包括府兵制,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

  制度上,动摇九品中正制;权力博弈上,导致皇帝被一群好战的粗鄙武人包围、蛊惑,远离忠良。

  而且,皇帝长期驻跸之处,必然是实际的权力中枢,行在淮阴,就成了事实上的国都。

  没有皇帝的建康,即便依旧是都城,却已经形同虚设。

  士族们聚居建康周边,已历数百年,一旦建康的都城地位形同虚设,后果就是士族们稍有不慎就会被断根。

  因为累世为官、接近权力,才是士族们维系门第的唯一关键,远离权力,士族们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当初,衣冠南渡时,显赫一时的许多士族,因为后代在仕途上渐渐不显,门第也随之下滑,渐渐不为人知。

  譬如琅琊诸葛氏,当初门第可远在陈郡谢氏之上,现在呢?

  所以,一旦皇帝驻跸淮阴,士族们必须跟着去,然而这一去,百余年来在江南积累的家业、田产怎么办?

  人可以搬迁,但田地、庄园没法搬着过江。

  多少家族的日常开支,都靠着建康、三吴地区的大量土地和庄园来支持。

  此前,新税制实施,导致各家在建康城内的日常开支平添了不少成本。

  现在,一旦皇帝驻跸淮阴成为事实,那士族们江南庄园的收获,要经过长途运输才能运到行在,供应自家日常所需。

  如此,日常生活成本大幅增加,长途运输得不偿失,日常生活所需的粮食、布匹、瓜果蔬菜不如在当地购买。

  然而买东西要花很多钱,士族们本来靠着大庄园自给自足,在建康城里住得舒舒服服,往后得拿钱从市面上买生活物资,这算什么?

  日子没法过了!

  所以,当寒族们极力支持皇帝驻跸淮阴之际,士族们也群情激奋,极力反对皇帝离开建康、长期滞留在外。

  无数人的请求,汇集到萧大款这里,他作为录尚书事的相王,必须主持公道,劝阻皇帝的荒唐之举。

  但对于萧大款而言,要考的不只是士族们的人心,还有风险。

  一旦皇帝在淮阴设行在,意味着淮阴成为事实上的国都,由此引发的一连串变动,后果难以预料。

  现在,萧大款想明白了,皇帝驻跸淮阴,才是李笠的真正目的,而御驾亲征,是实施手段而已。

  李笠撺掇皇帝御驾亲征,就是让皇帝尝到攻城略地的甜头后,为了北伐,想要驻跸两淮,以便就近练兵、用兵,发动新一轮北伐。

  与此同时,饶州“刚好”发现大铜矿,其产量之惊人,足以承担皇帝驻跸淮阴、实行一系列“新政”的费用。

  然后,李笠又以“两淮实行府兵制”,直接收买两淮寒族、武人乃至各地寒族、武人的人心。

  直接挑动士族、寒族之间的激烈对峙,为皇帝拉来大量支持者。

  这些支持者可能在朝中人微言轻,但两淮各地出现的请愿和万言书,让皇帝占据了舆论优势。

  所以,整件事是一个大阴谋,去年夏天就已经开始实施,彭城公李笠是主谋,鄱阳王萧嗣是同党。

  萧大款当时还以为李笠想要以御驾亲征为借口,挟持皇帝到淮北。

  现在看来,李笠从一开始,就打算实现“皇帝驻跸淮阴”之目的,为此花了大半年时间造势。

  皇帝被御驾亲征的大获全胜迷得神魂颠倒,对李笠言听计从,说什么就是什么。

  太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这么任由儿子被李笠摆布。

  两淮寒族在此次北伐出力颇多,如今得知皇帝有意驻跸淮阴,又要在两淮行府兵制,这对两淮寒族来说是天大的好机会,哪里会放弃。

  李笠造势成功,其他人现在想要阻止,已经晚了。

  因为没人可以在正面,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制止李笠撺掇皇帝驻跸淮阴,更别说鄱阳王萧嗣奉命入京,今日也要在大朝会上表明态度。

  不久前,萧嗣已经获皇帝任命,在饶州“监矿”,替皇帝掌握乐安头铜矿这一棵巨大的摇钱树。

  在萧大款看来,萧嗣以宗室藩王身份,和身为外戚的李笠内外勾结,控制皇帝。

  萧大款想着想着,双手紧握成拳。

  一会,朝会上,恐怕没人可以从正面驳倒这两个人。

  这就是图穷匕见,其他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乱世栋梁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