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我明明超凶的 33 第三十三章 怪异

  无华宗。

  更准确的说。

  以无华宗为代表的飞鸟道盟已经对这个妖魔束手无策了。

  原本他们还指望上云宗的真君能出手镇压对方。

  熟料对方竟然隐藏了实力,直接和上云宗真君拼了个两败俱伤。

  虽然这个妖魔身受重伤。

  可这不代表无华宗方面便可以痛打落水狗。

  毕竟。

  对方可是人仙境妖魔。

  且不提对方如今下落不明。

  纵然是发现了又如何?

  一旦对方狗急跳墙,无华宗方面都不知道要付出多少金丹境修士与武圣的性命才能彻底绞杀对方。

  再者。

  妖魔恢复力强大乃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换而言之。

  时间拖得愈久,对于无华宗方面便愈发不利。

  等到妖魔彻底恢复。

  势必会给飞鸟王朝带来难以想象的浩劫。

  纵然最后那位神秘的化神境真尊出手,可是造成的伤害却是无法挽回的。

  如此情况下。

  无华宗方面能不急吗?

  事实上无华宗除了求助夏凡外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比如。

  求助外界的宗门修士。

  在人类大义的名分下,这些宗门修士确实会出手援助。

  然而。

  一方面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另一方面则是对方必然会借此机会向飞鸟王朝传教渗透。

  时间久了。

  难免会出现鸠占鹊巢的情况。

  地域保护。

  这个可不是前世才有的词汇。

  这在清微界的修行界同样存在。

  毕竟修行资源就这么多,自家资源都不够用,如何轮得到外人?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

  鲜少有宗门会选择“引狼入室”。

  就像飞鸟王朝与白鹿王朝的修行界便是井水不犯河水。

  彼此的人可以前往彼此的地界游历。

  但彼此却不得开山立派行传教之举,这是彼此都默认的规矩。

  五百多年前。

  遭受妖魔肆虐的飞鸟王朝修行界始终都没有对外求援。

  无非便是顾忌到这点。

  除非实在撑不下去了。

  飞鸟王朝方面才会不得不选择求援。

  好在那位神秘的化神境真尊出手,一举解决了飞鸟王朝修行界面临的多重困扰。

  当然。

  一旦人类修士与妖魔全面开战。

  这些顾忌就不再是顾忌。

  毕竟没有人会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行趁火打劫之举,倘若被发现举报的话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俗话说。

  屁股决定脑袋。

  站在不同的立场,每个人思考的角度都会不一样。

  正如无华宗如果真的逼迫夏凡出手。

  夏凡虽然不会接受但也能理解一样。

  无华宗方面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个人的私心吗?

  不可否认。

  私心是有的。

  但更多的还是公心。

  因为他们确实是占据了人类大义的名分。

  要知道为了消灭这个妖魔。

  无华宗为首的飞鸟道盟都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甚至连好不容易请来的上云宗真君都差点身死道消。

  可是。

  这与夏凡有关系吗?

  由始至终。

  他都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啊!

  更何况他对这个世界一点归属感都没有。

  他并非一个冷血的人,但他同样并非一个心系天下苍生的圣母。

  该救的人他会救。

  该杀的人他一样会杀。

  当年他不计前嫌拯救下界。

  这不是他有多伟大。

  而是他完全是为了一些人。

  现在。

  夏凡或许同样会出手。

  但他却不是为了飞鸟王朝的安危以及人类的存亡而出手。

  因为他从来就不在乎这些。

  他在乎的。

  永远只有他在乎的人。

  果不其然。

  数天后。

  无华宗的中年修士再次前来拜访。

  但这次他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不见就是不见。

  经过自我反省的东彩菱同样没有多言。

  毕竟这是夏凡的决定。

  名义上她是自己的妻子,林雾山庄的庄主。

  可东彩菱心里清楚。

  真正说话有分量的人却是夏凡。

  说句不客气的。

  没有了夏凡。

  她什么都不是。

  因此东彩菱如何还敢继续擅自主张。

  中年修士没有学习刘备三顾茅庐的精神,在得知夏凡明确拒绝与自己见面后。

  他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开。

  他并非不识时务不知轻重的人。

  尤其是到了他这个层次。

  在夏凡拒绝与自己见面的那一刻。

  他基本便明白了夏凡的意思。

  死缠烂打下去毫无疑问是没有任何结果,反而还会惹人生厌。

  除非他想现在便与夏凡撕破脸皮。

  中年修士走后便再也没有来过,而无华宗方面同样没有暗中刁难林雾山庄。

  至少表面上一切都显得如此风平浪静。

  是的。

  因为那个妖魔逃遁后至今都音讯全无,如同上次一样人间蒸发了。

  “有点意思啊。”

  不知不觉半月过去。

  这天。

  夏凡坐在屋前的矮凳处继续雕刻着手里的木雕。

  这是他雕刻完亚丝娜之后的第二个木雕手办。

  而木雕依然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一个手里拎着流星锤的可爱女孩子。

  没错。

  她就是雷姆。

  做完最后的上色工作后,夏凡一边仔细打量着眼前新鲜出炉的雷姆手办,一边似在喃喃自语道。

  “掌柜的是指无华宗方面的吗?”

  伫立在身旁一动不动的阿超面无表情道。

  “正常情况来说,他们是不可能这样善罢甘休的,偏偏他们似乎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难道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夏凡突然拿起上色用的毛笔,在手办上的一处小细节上补色道。

  “根据我最近掌握的情报,无华宗方面已经派人前往了白鹿王朝。”

  阿超一丝不苟道。

  “找外援吗?白鹿王朝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夏凡心不在焉道。“我记得当年经过白鹿王朝的时候,论及宗门方面的鼎盛与实力,飞鸟王朝确实要逊色一截。”

  “毕竟白鹿王朝未曾经历过五百多年前的妖魔肆虐,相对上修行界的传承与实力都保存得相当完整。”

  阿超语气淡漠道。

  “你说的没错,如果白鹿王朝出手的话,三五个元婴境修士还是拿得出手的,可惜啊,飞鸟王朝却有化神境大佬坐镇,两者根本没有可比的地方。”

  夏凡撇了撇嘴道。

  “但这一位化神境真尊却太过神秘低调了,似乎至今为止都仍未有人知道这位真尊的性别名字来历与长相等等。”

  阿超沉声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关于这位真尊的事情我也是道听途说的。”

  夏凡耸了耸肩道。

  说着。

  他便拿起雷姆的手办送去阴干的地方。

  “难道掌柜的也不确定这位真尊是否在飞鸟王朝境内?”

  紧随在夏凡身后的阿超道。

  “对方很大可能还在的。”

  夏凡笑了笑。

  “要不然这五百多年来飞鸟王朝为何能一直安稳到现在?且不说妖魔,你以为其他地界的宗门修士便没有觊觎过飞鸟王朝吗?不可能的,可偏偏所有人都按兵不动,这点便足以说明问题了。”

  “原来如此。”

  阿超点了点头道。

  “不过,这一次无华宗方面向白鹿王朝求援未必是真的。”

  将手办摆放在阴干的地方稍作检查后。

  夏凡便转身离开道。

  “掌柜的认为,这是一个幌子?”

  阿超沉默片刻道。

  “不能这么说,我估计吧,无华宗方面在做两手准备,或者是多手准备,而白鹿王朝方面便是他们最后迫不得已的选择。”

  夏凡在门口盛放的水盆洗了一下手道。

  “毕竟向白鹿王朝求援的代价太大了。”

  “……”

  阿超闻言顿时沉默不语。

  “有关那个妖魔的事情还是没有消息吗?”

  洗净手后。

  夏凡便朝着外面边走边道。

  “没有,不过……”

  说到这里。

  阿超的眉头不易觉察地轻蹙了一下。

  “但根据我掌握的线索,无华宗方面似乎有意封锁了这方面的消息。”

  “哦?”

  夏凡眉毛一挑道。

  “由于山庄的情报系统组建时日太短,以至于我的人暂时无法更加深入飞鸟道盟内部,但从他们传回的消息来看,无华宗方面这段时间的行动确实有些神秘得难以捉摸。”

  阿超如实道。

  “我知道了。”

  夏凡看似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

  “等有什么消息了再告诉我吧。”

  “是!”

  回到庭院。

  桃子已经结束了修炼不知去向。

  而夏凡也懒得用感知查探对方的位置。

  不出意外的话。

  她现在应该在亭子那边和东彩菱闲聊。

  自从两人关系好转后。

  很多时候。

  两人便时不时待在一起。

  甚至连女红都要探讨一番。

  对于这个情况,夏凡是乐见其成的。

  毕竟桃子一个人太孤独了。

  夏凡又不可能时刻都陪伴在她身边,更不会有说不完的话和她闲聊。

  躺在那张熟悉的摇椅上。

  他便开始闭目养神安心等待着晚膳时间的到来。

  阿超自然没有继续留在他的身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已经离开了。

  “掌柜的,晚膳时间到了。”

  等到天色渐渐暗下来后。

  阿超才再次出现在他身旁提醒道。

  “我知道了……”

  夏凡顿时睁开眼睛,起身便舒展了一个懒腰。

  刚走一步。

  他却突然朝阿超道。

  “晚膳让她们稍等片刻,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话音刚落。

  夏凡的身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

  位于林雾山庄百里之外的一个林子里。

  一双幽深的双眸默默注视着远方。

  良久。

  这双眼眸的主人刚有所动作。

  耳边便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小伙子,你似乎走错地方了。”

  轰——

  下一刻。

  这双眼眸的主人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地挥去了一拳。

  狂暴的力量霎时间便摧毁了一大片树林。

  “小伙子火气不要这么大嘛,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这样多不好啊,不如我们坐下来喝个茶心平气和的聊聊天如何?”

  片刻。

  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谁?”

  这次。

  对方没有继续出手。

  循声望去之后。

  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斜躺在树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

  “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

  中年男人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地笑容。

  “只不过我有点好奇,你不去和那帮追杀你的人玩捉迷藏,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

  对方沉默不语。

  只是盯视着中年男子的眼眸愈发冷冽。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然后对方告诉你一些什么东西,所以你才来了这里?”

  中年男子却不慌不忙道。

  “小妖魔。”

  是的。

  没错。

  眼前之人正是前段时间销声匿迹的妖魔。

  而中年男子自然不必说。

  “原来,这是一个陷阱。”

  他脸色瞬间阴晴不定道。

  “陷阱?看来你这小妖魔有点不太聪明的亚子,如果这真的是陷阱,你现在早已经死了。”

  夏凡摇了摇头,目光却仔细打量着这个与人类无异的男性妖魔道。

  “对了,方便告诉我的名字吗?”

  “……”

  谁知他却没有半点反应。

  “咦?”

  这时候。

  两人不约而同地齐齐抬起了头。

  旋即便见到天际边一道道闪烁着亮光的人影朝着彼此飞速奔来。

  “小妖魔,你不还走吗?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哦……”

  当夏凡尚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

  对方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股滔天的妖魔气息迸发而出,伴随着一记蛮横霸道的拳意便朝着夏凡的脑袋砸了下去。

  “卧槽?你有病啊?!”

  夏凡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同时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便狠狠击打在对方的腹部。

  霎时间。

  眼前妖魔的双眸凸出,身上爆发出来的妖魔气息都消散一空。

  “不行了,老子该走了。”

  夏凡松开握住对方手腕的手,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

  远处飞来的一道道人影已经出现在妖魔的上空。

  “妖魔受死!”

  很快。

  一个个闪耀着不同光彩的法宝便袭向了地上的妖魔。

  让众人惊愕的是。

  地上的妖魔如同中了定身术一样。

  任凭彼此的法宝落在身上。

  伴随着一阵烟尘散去。

  这个妖魔已经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死了?”

  一时间。

  众人都不敢靠近。

  如果妖魔诈死的话,一旦让对方近身,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没有死,但对方的气息已经极其微弱不堪了。”

  有人道。

  “上困龙索!”

  “以防不测!谁还有束缚类的法宝都一并用了!”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我明明超凶的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