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我真是大昏君 88 第八十八章 借诗,吃饺子喽

  张裕儿举起了手,有点怯生生地说道:“皇爷,臣妾也想起了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笑问客从何处来。”

  嗯,不容易啊,朕让你练字用的诗还能记住。看你大肚子挺辛苦的份儿上,发奖。

  张嫣捂嘴偷笑,她都想到好几个最后带“来”字的诗句了,什么“忽如一夜春风来”、“渔阳鼙鼓动地来”、“孤帆一片日边来”……

  王良妃笑道:“都是带‘来’的诗句啊,那臣妾也凑一个‘不尽长江滚滚来’吧!”

  好吧,既然都“来”了,发奖也不差这一个媳妇儿。朱由校挥手发奖,看向皇后张嫣,脸上的神情有些怪异。

  张嫣笑着颌首,脆声吟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菊残犹有傲霜枝。万岁,您看还行吧?”

  行,太行了。朱由校笑得欢悦,终于不“来”了呀,奖励。还是大老婆懂事儿,把联句诗给拐弯了。

  “皇兄,皇兄。”六公主摇着手说道:“仰天大笑出门去,忽如一夜春风来。”

  又“来”了啊!朱由校笑得怪异,眼睛都快长长了。

  张嫣噗卟一笑,说道:“六公主拼得好,发奖。”

  停顿了一下,她又接着说道:“咱们也别老是仰天大笑出门去了,让万岁再说一句,咱们也尽量不重样儿好不好?”

  朱由校赶忙点头,朗声说道:“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

  五、六、八三位公主面面相觑,小八更是扁嘴拧眉,抱怨道:“这个,这个好难哪!”

  段纯妃呵呵一笑,说道:“前面是钗头凤,后面拼一句压韵的七言诗句就行了。嗯,我说一个啊,红酥手,黄藤酒,两个黄鹂鸣翠柳。”

  王良妃笑道:“还是纯妃妹子聪慧。那我也来一个,角声寒,夜阑珊,玉炉沉水袅残烟。”

  张嫣笑道:“春如旧,人空瘦,何处相思明月楼。”

  五公主朱徽妍到底是大一些,思维比两个妹妹要灵敏,笑嘻嘻地对张嫣说道:“皇嫂,妍儿借您的一句诗可好?”

  张嫣笑着点头,说道:“皇嫂也是借的诗句呀,妍儿想用就用啊!”

  朱徽妍呵呵一笑,说道:“那我也拼好了。春如旧,人空瘦,故人西辞黄鹤楼。”

  “发奖,发奖。”朱由校笑得开心,本就图个乐呵,稍微投机取巧也没关系。

  八公主朱徽媞眨巴眨巴眼睛,望向段纯妃,讨好地笑道:“三皇嫂,我想借您的一句诗。”

  段纯妃嘴角上翘,微笑着说道:“借诗没问题呀,可你为什么叫我三皇嫂呢?”

  小八嘻嘻笑道:“皇后娘娘是大皇嫂,良妃娘娘刚刚管你叫妹子,那她就是二皇嫂。所以——”

  “真是个机灵的公主。”段纯妃笑着夸了一句,说道:“那你说拼好的诗吧!”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小六望向王良妃,模样儿太明显,没开口呢,王良妃便笑道:“六公主啊,二皇嫂的诗随便借。”

  六公主朱徽婧咯咯一笑,说道:“角声寒,夜阑珊,淡荡春光寒食天。”

  虽然有点投机取巧,但热闹欢乐的气氛却浓厚起来。奖品发得勤快,人人都高兴,就象行酒令,老少咸宜,还挺雅致。

  令朱由校感到些许惊奇的是张裕儿,竟然也对上了一句,也是借了别人的,但凭她的文化水平,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裕妃也在学习呀!”朱由校夸赞道:“这很好,可别累着,不急于一时,以后的时间长着呢!”

  奖品拿双份,对孕妇就得优待。张裕儿心中高兴,没给皇爷丢脸,以后有空儿还得多学呀!

  拼诗告一段落,从皇后张嫣开始,轮流给皇帝敬酒。不白敬,皇帝都有赏赐。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盘热腾腾的饺子端了上来。虽说是主食,可数量不算太多,毕竟都吃喝得差不多了。

  数量少也是有道理的,里面包着“吉祥物”呢,吃中的概率得高一些,别让人为了奖品非得吃撑了。

  “饺子吃慢点,别把牙硌着了。”朱由校笑着提醒,随便挟了一个,一口咬下去便目光一凝。

  张嫣看皇帝这表情便知道中奖了,笑道:“万岁大吉大利。”

  朱由校呵呵一笑,把嘴里的小玉牌吐到桌上装水的碗里,仔细辩认了一下,说道:“看,朕吃到了如意。新的一年,定是诸事称心如意。”

  “万岁吉祥如意。”

  “皇兄万事如意。”

  “大家都如意,都快乐。”朱由校晃了晃王体乾知趣呈上的玉如意,这是他今晚的唯一奖品了。

  皇帝吃过,大家才动筷。公主和婉儿瞪大眼睛瞅,觉得自己能发现带“吉祥物”饺子的特别之处。

  张嫣和妃子们倒不在意,说笑着随便地挟着吃。

  过年了,吃饺子啦!

  朱由校感受着这有些熟悉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千。虽然物是人非,但这阖家团聚的亲情,却是不变的。

  ……………………

  篝火烧得旺,英子把填了少量火药的细竹杆扔进去,在爆炸的响声中,激起一团火星和尘灰,引来大声的欢笑。

  村子名为龙头村,一共只有三十来家住户。热闹是谈不上的,但对联贴上,灯笼挂起,再在院中燃起火堆,喜庆气氛还是有的。

  经历过战乱,安定下来的人们已经觉得这是个消停年。至于更久远之前的回忆,也多成为唏嘘感叹了。

  “该去下饺子了。”英子拂了下耳旁的几丝乱发,笑道:“张大哥,鞭炮留给俺放啊!”

  “好。”张柱子用力点头,又问道:“放三眼不,那东西更响呢!”

  英子有点犹豫,问道:“俺能把住吧?”

  “俺帮你把着。”张柱子憨憨地笑着,“俺这就去装药。”

  三眼铳基本上从军队淘汰了,配发给了预备部队,张柱子就得到了一杆。

  那玩艺儿光装药,不装弹,能当鞭炮放,某些地方还将它作为驱魔镇驱除邪物的工具。

  英子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进屋,往灶下添了两把柴,让水烧得更快一些。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我真是大昏君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