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带着系统来大唐 890 第八百九十章 你发邀请偶不去(第五更)

  伊辛巴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伞兵的厉害,他觉得伞兵不仅仅是突袭,还包括心理压力。

  是的,他也学会了许多新名词,感谢李家庄子的报纸。

  当前方战场对峙胶着的时候,突然一群大唐的伞兵在天上飞舞,地面上的士兵有多大的压力?

  热气球带着许多有降落伞的大唐士兵,顺风飞向后面的辎重部队,前面的军心能稳不?

  关键是大唐伞兵可跳可不跳,人家又不跳了,热气球飞高去找风,转别的地方去了,怎么办?

  伊辛巴不懂得制空权的词汇,却领悟到了其中的道理。

  至于什么不小心掉下来了、热气球烧了、大唐士兵死了,那对于大规模战争有用吗?

  那个损失谁都可以承受,十个人死五个,只要战略目的达到了,就可以。

  尤其是己方守城,敌人攻城,大唐热气球飘起来,城还怎么守?

  后方与前线无差别,对方可以随时把兵力投送到任何位置。

  “怎么就是整不死他呢?”伊辛巴双手捂脸。

  若有可能,他愿意一命还一命,跟李易同归于尽。

  伯讹双手在自己头上抓呀抓,痒痒,好几天没洗头了。

  接着他又搓脸、捏脖子,这是跟大唐医书里学的,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听闻长安城中要铺轨道,与仓库轨道一样,似乎可以学学。”伯讹说出来这话的时候挺难过的。

  学,学,学!

  一直在学,学的速度赶不上李易出主意的速度。

  “用咱们买的煤油灯名额,再买点煤油,在房间地面下布置一番,我邀请李易来吃饭,传扬出去,问他敢不敢来。”

  伊辛巴真的决定死也要拉着李易一起死了,他要为吐蕃除去最大的威胁。

  “你”伯讹心中一阵难过,但还是点头。

  他去找鸿卢寺的官员,向李易发出邀请,说是吐蕃愿意臣服,但要李易过来谈。

  同时这个事情他宣扬了出去,想逼迫李易到此。

  晚上的时候,消息就传到骊山温泉。

  “易弟,吐蕃想让你去谈,他们想臣服。”李隆基笑着问李易。

  “谁去谁缺心眼,打死我都不信吐蕃会臣服,逗我呢?”

  李易跟着笑,别闹,你们吐蕃啥样当我不清楚?

  “易弟你去不去?”李隆基认为很有意思,对方着急了。

  “不用搭理他们,明天你上班不?”李易又不是电影里演的正义主角。

  比如对方要和谈要求他去,他就去。

  还有对方抓了一个人质,让他去谈,甚至让他把枪放下,他就放下。

  那是电影,谁会按照你的节奏走?

  你要是抓我一个庄户,让我自杀,难道我就自杀?

  我直接派人打你,你愿意杀就杀,反正不管你杀不杀,你们是别想活了。

  当然,李易觉得他那时自己的国家做得就不错。

  换成地球另一边的国家,说是不会花钱赎任何一个人,只会报复。

  他的国家若有人被海盗给抓了要赎金,就可以谈。

  谈吧,一谈好多年,谈得海盗都快疯了,还要养着人质。

  谈十年,见过没?李易那个时候的国家就干过这样的事情。

  海盗最后妥协了,给点钱就行。

  再抓,再慢慢谈,一直谈到你崩溃。

  现在不涉及到谈判的问题,李易心思根本没放在吐蕃人的身上。

  “不想去了。”李隆基还打算休息一天,他之前确实太累了。

  主要是他现在生病,朝廷没大事情发生。

  “不想去就不去,不过病好了得去,人一旦养成了惰性,就会变成习惯。”李易选择支持,同时警告。

  跟他那时的各行各业一样,有的是不想上班,但有全勤。

  有的是不想开业,但有顾客在等待。

  还有的自由职业者,更要遵守职业道德,如果你不爱自己的行业,就放弃,别勉强。

  “嗯!就再休息一天。”李隆基突然有种负罪感。

  就跟小孩子生病了可以不去上学,又认为自己其实能去上学,但就是不想去一样。

  然后第二天,李易在报纸上写了。

  “卖报卖报,李东主泡温泉呢,没时间出来,李东主说他很累,最近忙的事情多。”

  “卖报啦,李东主说吐蕃的事情没有什么可谈的,除非吐蕃的赞普亲自过来。”

  报童们喊着,京兆府的百姓听到了报童的喊话,买来报纸,看看,无所谓,看看生活小常识吧。

  今天生活的是春天火大,可以在早上起来之前喝一杯凉开水,然后继续躺着。

  这样在身体补充水分的时候,又可以解决干燥的问题。

  如果还是有干燥的毛病,可以吃点面皮,然后多滴几滴香油,吃盐水豆子。

  胃肠阴虚,主要以补水为主。

  如家中经济条件允许可多喝油脂多的汤,如鸡汤。

  另外及时就医,有太医署的太医和药铺的行医者免费问诊。

  百姓看的是这个,吐蕃人找李易去商谈的事情,百姓又不傻。

  李易若真答应了,百姓才会着急,别去呀,他们没安好心,鸿门宴。

  百姓知道鸿门宴,报纸上的故事都写了,太危险了。

  京兆府的百姓比李易自己还担心李易遇到危险,他们宁愿李易永远不出庄子,也不希望李易受到伤害。

  “李易胆子太小了。”伯讹满脸苦涩。

  “京兆府的百姓让我恐惧。”伊辛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他认为,京兆府的百姓应该支持李易来谈,让吐蕃臣服。

  结果百姓觉得危险,不想叫李易出来。

  也就是说,比起让吐蕃臣服,李易的安危才重要,吐蕃服不服的无所谓。

  “怎会是这样?”伯讹心中有一万个不解和十万个为什么。

  政事堂。

  毕构看了报纸后笑了:“吐蕃使臣的小算计没用,京兆府的百姓对吐蕃的印象就是随时能打过去。

  打不了就守一下,反正不吃亏,最近两年确实如此。

  而对李易则是不可以冒险,李易要是出事儿了,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李家庄子没了,大家怎么赚钱?

  吐蕃的事情太遥远,李易的存在是眼前,李易可以给大家找到赚钱的活儿干。”

  毕构明白京兆府百姓的心思,吐蕃慢慢打就行,李东主不可以出事儿。

  “照此说来,我和李易必须死一个,死的一定是我?”宋瓃郁闷道。

  毕构和苏飂一同点头,表示认可,对,京兆府的百姓会记得你,你永远活在他们的心中。s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带着系统来大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