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这个忙我帮定了 第五十二章 人鱼的后代

  在如何离开塔林岛的事上,孙楚权大出风头,以至于把王静憋的在言语上一直处于被打压的状态。

  林野也懒得去管他们俩这种特殊的互动关系。

  孙楚权提供的这个仪器很有科技感。

  按照沈涵所介绍,这个单人床大小的仪器功能齐全。

  虽然当时设计的时候,主要用于宇航员在太空中作业。

  但是孙楚权却要求加入可以潜水的功能。

  当然增加潜水功能并不是无理取闹。

  对研发制作团队来说轻而易举。

  有了这个“单人潜艇”,晚上天一黑,林野便从塔林岛下海。

  设定好方位之后,直奔琳琅岛而来。

  出发前,王静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会替他把掩护打的明明白白的。

  沈涵和刘启也表示,让林野放心。

  有四人在,林野完全不担心自己的离开会被军方发现。

  一来在军方眼里,他的存在感并不高。

  而来,孙楚权和王静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在蓝星基本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这架单人潜艇的速度极快。

  不到一个小时,林野便到达了琳琅岛。

  从单人潜艇里出来之后,周围十分的安静。

  林野站在海边,将感官加强的技能打开,没有任何的异常。

  远远的能够看到海岛上灯火通明。

  这让他有些疑惑。

  原本以为塔林岛都已经被诶诶禁止出行了,琳琅岛上一定发生了变故。

  说不定有重兵把守。

  可眼前的场景和他昨天来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海滩上的俊男靓女们依旧开开心心的玩耍着。

  酒吧依旧五光十色,甚至林野还能听到激昂的音乐。

  唯一与昨晚不同的是,海边栏杆上没有趴着一个往大海里弹射钻石的年轻人。

  阿龙在哪里?

  先去酒吧找一找。

  林野将单人潜艇藏好,而后抖了抖身子,袭风者风衣瞬间变换成了海滩衫。

  袭风者风衣确实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好东西。

  放在口袋里的钻石,即便衣服变换了形状,它却依然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

  而且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衣服里有东西的样子。

  这中间到底是用了什么技术,空间技术还是自己未知的?

  林野对此十分的好奇。

  只是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好奇也没有用,即便它研究再长时间,只怕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边走边将手套放在脸上,走了两步,林野便化作了殷静的模样。

  很快,他出现在酒吧里。

  而且没有坐在昨晚坐的地方,反而坐在了监控摄像头的正中心。

  他这是为万一塔林岛那边没有替自己打好掩护做的准备。

  如果塔林岛上的驻军发现自己失踪了,难免不会来琳琅岛上搜寻。

  酒吧绝对是第一个要搜寻的地方。

  而监控,则是他们第一时间要查看的。

  查看监控的人员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定十分的认真仔细。

  只要他没有在这段时间里发现自己的身影,就绝对不可能发现摄像头正中心的年轻人便是要找的林野。

  并且林野也没有在进入酒吧的第一时间就询问阿龙的线索。

  他先是若无其事的点了一杯酒。

  一边慢慢的喝着,一边将开着五感增强的技能。

  周围人的一举一动,低声细语全都进入他的耳朵中——当然,在酒吧这种环境下,几乎没有人会低声说话。

  听了十分钟左右,也没有听到有用的线索。

  林野并不着急,他看了看手表,昨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阿龙来到了酒吧。

  他昨天虽然和阿龙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从阿龙身上的气温,林野却能够闻出来,阿龙年纪不大,却是一个酒鬼。

  而且是一个十分喜欢酗酒的酒鬼。

  常年喝酒,而且一喝就喝多的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就像是究竟将肉体腌透了一般,再怎么换衣服,再怎么洗澡,也不可能将这种味道去除。

  而阿龙身上就有这种味道。

  所以林野认为阿龙今天还会来酒吧。

  虽然他很确定,可心里还是没有底。

  毕竟琳琅岛和塔林岛现在已经被军事封锁了。

  显然说明附近的海域发生了大事。

  如果圣贤太子号封锁附近海域也是为了钻石琥珀的秘密。

  那么阿龙作为和钻石琥珀有比较直接关系的人,会不会已经被他们带走了么?

  正胡思乱想着,酒吧门口闪进来一个人。

  扶着门框摇摇欲坠的样子,迈步进来之后,摇摇晃晃,像是随时都可能跌倒一般。

  林野听到动静,抬头看去,见那个身形,面色一喜。

  虽然看不清长相,但那副喝多了的样子,还有身材,和阿龙极其相似。

  他刚想起身过去,那人抬起头来。

  不是阿龙。

  林野再次失落的坐了下来。

  但周围却有人坐起来,冲着进来的年轻人笑着说起话来。

  叽里咕噜,虽然林野听不懂,但是从说话人的语气神态上不难猜出,这家伙在嘲讽那个年轻人。

  果不其然,话刚说完,引得酒吧里哄堂大笑。

  连酒吧老板脸上也带着笑容。

  紧接着,又有人站起身来冲着那年轻人叽里咕噜说起来。

  他边说,酒吧内的笑声更大,里里外外散发着欢快的气氛。

  显然,这个年轻人在岛上知名度很高,而且大家都不怎么看得起他。

  能听懂本地语言的必然是当地土著。

  酒吧内的外国人却是一头雾水。

  不知道他们笑什么。

  有个大炎人问着自己土著朋友。

  那土著则压低了声音道:“这人便是我之前给你说的,人鱼的后代。”

  “啊,人鱼的后代?”

  大炎人一愣,喝着酒向年轻人看去:“他的祖父便是传说中要娶人鱼为妻的男子?”

  土著点头道:“没错,他爷爷的事在我们岛上可是人尽皆知的。”

  “哦,原来如此,他真的是人鱼的后代么?”

  大炎人接着问道,很是认真,没有讥讽的意思。

  土著则哈哈一笑:“世界上哪里有人鱼,他爷爷就是一个疯子,怎么可能会娶到人鱼?”

  “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人鱼的后代?”

  大炎人更加迷糊。

  土著则道:“没错,后来他爷爷娶了他奶奶,他奶奶这里...”

  林野看去,只见那土著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显然是在说,这个年轻人的奶奶脑子有问题,并不是正常人。

  紧接着土著喝了一杯酒,又道:“不过也正好,他爷爷是个疯子,他奶奶脑子不正常,正是绝配,他爸爸的精神也有些问题,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走了...”

  大炎人和林野一齐向年轻人看去。

  “他倒是一个很惨的人啊。”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这个忙我帮定了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