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香祖 217 第217章 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香念为香神之因,香神为香念之果?

  一念之间,因果相生,这是大修士的力量啊!”

  妱夫人很快也得知了李柃自创新法,探究香道变化的事情。

  李柃隐晦道:“这只是一个思路而已,夫人可有见教?”

  妱夫人道:“我倒是以为此法前途无量,但眼下我连精神化香都还无法做到,这种高深变化就更难置评了。”

  “连夫人您都无法做到么?”李柃讶然。

  妱夫人道:“神通法术向来都是随缘而得,没有天资际遇,就是没有缘分,你也学过一些东西,对此应该有所体会。”

  李柃默然,神通法术这东西,的确是需要看相性的。

  它不是凡人工匠的那种技艺,努力解析就能弄明白,这与法力的唯心性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妱夫人道:“你所说的香魄通幽,根本无法以神识念头察见,倒是这种转化香念和香神的法门有几分可取之处。

  只可惜,你如今也无法描绘出这些香神的具体形象,否则的话,运用观想法相的法门,施展气蕴化象之变化,或许会能取巧掌握。”

  李柃道:“确实,我创此法,也是为了让人能够取巧过桥,修仙界中修炼元神大道,参悟法相者比比皆是,借鉴气蕴化象的法门模拟神灵或者法相变化,难度自然降低。”

  妱夫人道:“便是如此,至少也得结丹境界,甚至晋升元婴才能实现,还需继续简化。”

  她说到此处,深深看了李柃一眼,带着些许的惊讶道:“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连这些都有所涉猎,看来你背后的那位前辈,对你也是期许不小呀。”

  她还以为李柃是受前辈高人启发才懂得这些,殊不知李柃是靠着切身经历运用那些变化。

  妱夫人提议道:“你不必非得要让别人能够精神化香,以现实之中存在的香品焚燃幻化亦可,魔门万煞化毒功也不是所有毒素都是自己化出来的,而是以灵材,灵药加以辅助。”

  李柃点了点头,这的确也是个确实可行的好办法。

  妱夫人道:“算了,此事并非朝夕之功,慢慢去做就是,眼下我有一件事情委托给你。”

  李柃道:“夫人请讲。”

  妱夫人道:“最近这几日,东边莫夫人处传讯说要订购一批香茶,正好我手里还有一些存货,你就和红鱼一块送过去吧。”

  这当然不是让李柃跑腿那么简单,而是有意提携。

  妱夫人手里头掌握着不少北海名流的资源,把这个香道后辈引荐给那些人,是助他逐步进入北海修士的圈子。

  倘若李柃今后开宗立派,他们也能成为背后支持的金主。

  在妱夫人看来,李柃如今就致力于研究那些东西,未免有些过于好高骛远,还不如先放一放,做好她交代的事情再说。

  李柃倒是无所谓,他研创此法,自己已经有所掌握,这是得益于天赋本能的“知其然”。

  如今欠缺的,是让别人也学会的“知其所以然”。

  倒也并不急在一时。

  ……

  二月中旬,李柃回到月沙岛。

  慕青丝一边摆弄着他带回来的礼物,一边说道:“螺蛳道场出产的香品,涂肌香,拂手香,香口茶,似乎并称三宝,在这北海一带颇为有名啊,今后夫君你若成名,发展的香品难免也涉及这些东西,到时候不会有所冲突么?”

  李柃道:“这个倒不至于,修仙界的各种营生其实还是颇为稀缺的,可以算得上是商品经济落后,供给远小于需求。而且螺蛳道场所产多是风雅之物,其实都是典型的修炼旁余,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往这方面深入发展。”

  慕青丝讶然道:“就算有机会接手妱夫人的生意,也不往这方面发展吗?”

  李柃如今其实就已经可以炼制螺蛳道场出产的所有香品,妱夫人似乎也并不介意他进入这个领域,因而完全足以分一杯羹。

  这可是一条十足十的财路。

  李柃道:“此非大道之途!”

  他并没有多做解释,仅仅只是六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

  “妱夫人研究已久而不得的绝尘香,倒是可以称得上是大道成果,其他东西都只不过是一些玩物而已,它们高雅而无用,可以说是凡俗香道的弊病!”

  高雅……但无用!

  这的确是香道发展诸路线的其中一条死路。

  在凡俗世间,或许还有王公贵族追捧,确实为一大用处,妱夫人的经历,也足以说明那些妖王,长老们的确仍然还有提升格调,附庸风雅的需求,但是这些都不见得能助他立道。

  因为那是凡人商贾生存发展的路线,不是修仙界香道发展的路线。

  或许主修金钱大道的话,可以尝试着借此过桥,但若专注于香道本身,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慕青丝不禁问道:“那夫君你的立道根基是……”

  李柃早有思虑,不假思索道:“我的立道根基,当然是实用!”

  “信灵香,生云香,返魂香,拒邪香诸品各具功能,都是为了满足修士的需求而诞生,虽然附庸风雅也算是一个需求,但……终归还是有所不同的。”

  说到这里,他不禁也轻轻一叹,略带几分迷思。

  “终究还是逃脱不了有用无用之辩证啊。”

  “有用,无用,这也是一对矛盾!”

  他是从凡俗之中而来,最初接触的,自然也是凡俗之香。

  尊重市场和时代发展的大势,才是正途。

  如若他前世就能傍上妱夫人这般的结丹真修,把自家出产打造成为知名的奢侈品牌,简直做梦都要笑出来。

  但到此世,凡香无用,也只能逐渐抛弃。

  不能转化神通法术,不能成为修士的证道根本,都变得不合时宜。

  这样算起来,绝尘香才是真正的重要成果。

  还有众妙化香诀,接引普通人修炼香道,催化香气诸法……

  他在探寻,思索,一步步的完善自己的理念与根基。

  “罢了,这些都是宏大的命题,格局高远,仍然免不了踏在泥尘上走路。

  附庸风雅,真的可以赚钱啊!”

  几乎只是短短一息,李柃的思路就又来了个急刹车,一百八十度大转角。

  嗯,真香!

  随后李柃又告诉了妻子自己修成香念,正待发展成为香神的事情。

  关于此事,他还有一些实验需要慕青丝这个道侣的帮忙,当中的部分内容并未在螺蛳道场那里展示过。

  一来是保留,二来,也是有所不便。

  因为李柃要将此法和人香之道结合起来,而一些人香的提取,又难免亲近接触。

  慕青丝好奇问道:“人香和香神之法有何联系?”

  李柃道:“香神之法原本就是拟人之法,本来也是受人香之道启发而来呀!

  且试想想,倘使我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可知道那是何人?”

  慕青丝道:“那得看夫君你有没有见过那人。”

  李柃道:“不错,有没有见过,代表着心中存念,嗅觉上的香气也是同理!

  我至今还未曾得以具现真正的香神,倘若能够从你身上汲取人香,然后又参照你的形象具现香神,岂不就等于找到它们之间的变化规律?

  这很有可能成为具现于其他香神的关键。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它和梦境之法也有不少相似之处,这种香念就相当于精神的道标,而香神类似梦灵体……”

  他把自己所学都串联起来,真正展现了什么叫做千变万化,不离其宗。

  慕青丝道:“那该怎么做呢?”

  李柃当即把步骤说了:“很简单,收集你汗香和沐浴香汤提炼一番!”

  慕青丝大羞:“怎会这样?夫君你从那里学来这般不正经的法子,居然要……要收集人家的……”

  旋即却是面怀忧色,欲言又止:“夫君,我的洗澡水,可不能喝呀……”

  李柃哭笑不得:“说什么呢你。”

  旋即却是正色解释道:“此事有典可依。”

  《香乘》曾载有汗香之说,贵妃每有汗出,红腻而多香,或拭之于巾帕之上,其色如桃花。

  又有西施举体异香,沐浴之后,竟有宫人争相取其水积之。

  还有后赵皇帝石虎修四时浴室,与宫人宠妃解媟服宴戏……说白了就是丫的鸳鸯戏水。

  浴罢水流排在宫殿外,水流之所就叫做温香渠。

  渠外之人争相来汲,取得升合以归,其家人莫不欢喜鼓舞。

  前世名作《阿房宫赋》当中所提及的“渭流涨腻,弃脂水也”亦如是。

  这些种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乍见之下,的确是颇为猎奇,实际上体现的却是严苛的阶级分野。

  贵妃之汗香,宫人之浴水,普通宫女和平民百姓皆以为香,争相收集使用。

  倘使有天仙下凡,洗澡水,汗水都是香的,对于凡俗世人而言,岂不也等于莫大的补药,甚至长生不老之灵药?

  倘若是真仙神,便是身上搓点儿泥垢丸子给你,那也是妙用无穷。

  更何况,他所要提取的也是当中的香魄而已,自然是要经过一番去芜存菁,精炼提纯的。

  某些治病救人的药物,譬如重组人胰岛素,宿主细胞都是大肠杆菌呢。

  类似的还有牛痘等等。

  如是解释一番,慕青丝简直听得目瞪口呆。

  她就服夫君这一点,无论多么不正经的事情,都能解释得一本正经。

  而且,还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不过听完这一席话,她也总算明白,为何非得要回来跟自己说,而不是在螺蛳道场那里进行试验了。

  如若成功了还好,不成功的话,说不准得给人赶出去呢。

  “好吧,姑且试试吧。”

  慕青丝无奈,只能答应。

  过了大半个时辰,慕青丝沐浴一番,甚至依照李柃所言,用上玄元真水加以洗刷,果然得沐浴香汤一份。

  平常人是分辨不出其中有什么香气的,李柃利用熬煮之法将其精炼提纯,却是发现香魄若干。

  然后又是一番精炼提纯,终于将其提取了出来。

  “终于发现了,这就是青丝你的体香!”

  虽然人体之中散发出来的香魄极其稀少,而且是毫无反应能力的惰性香魄,过往混杂于天地元气之中,难以发现,但经过这么一番提取,还是让李柃成功辨析出来。

  这是一股温馨醉人的桂香,暗香浮动,清幽袭人。

  李柃此刻独处房中,虽然没有见到青丝其人,但闻到这股香气的一瞬间,立刻就在脑海之中浮现出她的形象来。

  “是了,这就是闻香识人,建立映像联系的过程。”

  “一切种种,本质上还是心理体验,得益于我曾见过,识得青丝,才能建立起这种联系。”

  记住这种感觉,运用这种香魄,当可以众妙化香诀精神化香,模拟其身所特有的香魄,拥有其特质!”

  李柃闻嗅之中,忽的精神振奋,一股力量在掌间浮现,千丝万缕如同风暴席卷,快速旋转起来。

  他以借法之术招引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的催化灵香,不一会儿,竟然形成了一个淡淡的人形轮廓,而后又在满室飘香之中,化为慕青丝的身影。

  这乍看起来有些像是梦中的灵体,但是本质上为香神,天生香魄凝聚,并无实体,但却又不是单纯以光影形成的幻觉。

  此一香神漂浮于虚空,面含微笑,宛若真人。

  李柃伸出手去,径直在其身上穿过。

  “夫君,你成功了?”

  这个时候,慕青丝突然出现,带着些许惊讶说道。

  “不错,这就是香神!”

  李柃面露笑意,一缕神念弹出,蓦然将其激活,便如同活了过来一般落在慕青丝身边,宛若孪生姐妹,栩栩如生。

  “她有什么用处?”慕青丝不由问道。

  李柃微微一笑,屈指轻弹,那香神便朝慕青丝冲了过去。

  下一刻,身影如同泡沫消失。

  慕青丝微愣,正要再次发问间,却是忽的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幽香。

  心底深处,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来。

  “她怎么跑到我脑海里面来了?”

  李柃没有解释,而是再次催动法诀,顿时之间,一股淡淡的体香便在慕青丝鼻间浮现出来。

  这已然突破了平常香气和香魄的传递规律,如同心意照见,无远弗届!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香祖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