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始 第四十八章 自己绿了自己

  九幽魔界的上空,悬挂着鲜红的血眼魔月,还有纵横交错的阴翳云链。

  红光湛然的血眼魔月,象征着兽族战败血流漂杵的伤口和永不暝目的复仇之眼.

  幽暗阴郁的魔云锁链则象征着上古神族加诸战败者的永恒绞索。

  在血月的旁边,在魔云的深处,永远闪烁着黑暗的闪电,传达着凄厉压迫的不祥讯息。

  宁青安离开重楼所居的万仞孤峰,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魔界看起来极为压抑,比鬼界更加令人心悸。

  九幽魔界之广阔,几乎可以用无边无际来形容。

  大地上的火山动辄巍峨入云,山脉时常绵延万里,当宁青安置身其中,也感受到了这片天地的广阔和自身的渺小。

  大地中,除去少得可怜的几处水脉,遍布大地的湖泊河流中永远奔流的是火热岩浆。

  魔界的空间里,永远飘移着无数紫色的煞气。

  它们从九幽大地红得发紫的岩浆中蒸发而出,正是将兽族变为魔族的本源动力。

  因为暗紫煞气的缭绕,那些本来磅礴喷发的火山巨岩,落平添一股阴郁之气。

  呼吸到无边煞气时,也觉得十分诡异。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热,却让人觉得从脚心开始发烫,不是燥,却让人打心底想暴躁大骂,恨不得立即寻人大打出手!

  这是一种可怕的感觉,这是种比人界平素所说的戾气还要强烈一百倍的躁厉感觉!

  这就是此地独有的魔气。

  宁青安抬起头看向四周,不仅感叹。

  这就是上古三皇以自己的力量开辟出的小天地,即便是重楼这种顶级元仙也根本没有这种力量,由此,便可以推测出天帝的实力绝对要比飞蓬更强大的多。

  上古三皇,一直以来都是以天帝伏羲的地位最高。

  所以宁青安不觉得天帝会弱于神农。

  在重楼大殿的山峰对岸,便是一座更加雄伟高昂的巨峰。

  那是整个魔界之中至高的兽皇山,是供奉魔族祖神神农的圣地,只见在兽皇山腰的曲折山道上,排布着不少黑点,就如蝼蚁一般。仔细看,这些黑点竞似是魔族人众,一个个不时五体投地磕头。

  他们在虔诚祈祷着,希望有朝一日祖神能够回归,带领他们重回九州大地。

  没人愿意一直留在贫瘠荒芜的魔界,即便是魔族,也向往着繁荣的人界与天界。

  “这些人都是一些虔诚的信徒,他们甚至不惜以身为祭,希望昔日的祖神回归、希望能够重现昔日的荣光,打回九州大地。”重楼出现在宁青安身旁,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真是一群蠢货!若是祖神还在,昔日我们何至于会被天界、人界联手击溃,躲入此地?连神农九泉都只剩下一个?”

  “与其祈祷生死未知、虚无缥缈的祖神保佑,倒不如把这些时间用在修行上,”重楼眯起眼睛,他虽然并不在乎魔族昔日战败的事,也没有什么为兽族复仇的欲望,不过他倒是很鄙夷这种寄托希望于先祖身上,自己逃避努力修行的做法。

  宁青安忽然笑了起来,转头看向重楼道:“你的想法是不是……何必复活先祖,我必超远先祖?”

  重楼闻言顿时呆住了。

  他在口中反复自语这句话,脸上的笑意越发的强烈起来,而后开始狂笑:“不错!何须复活先祖,我必超越先祖!”

  宁青安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重楼,嘴角微微翘起。

  这个世界的人精神文明的确有些太过匮乏,连《神墓》都没有看过……

  ……

  一高一矮两座悬崖,两相对峙。

  这里同样是魔界,但方圆千里之内,却没有任何魔界无处不在的煞气,反而充满着一股极为神圣的、近乎空灵的光辉。

  这里就像一片地狱中的伊甸园,所有的黑暗与毁灭,都无法靠近此地。

  一名气质出尘的女子傲然立于最高的那个悬崖上,在她身上,有神圣与黑暗两种气息交相辉映,令她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捉摸不定,宛若一名神魔合一的产物。

  “玄女大人!卜师已经推演出了飞蓬将军的现世,您是否要一观?”在前方那片稍矮的悬崖上,有名同样有着神魔两种气息的魔族单膝跪地,面容虔诚。

  他们就是昔日从天界堕落入魔界的一族,在魔界之中的地位极为超然,被尊为天魔。

  而那名女子,就是天魔族的首领,葵羽玄女!

  “多少年了……飞蓬,我无法陪在你身边,希望我的化身能够代替我,为你带来欢乐。”葵羽玄女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哀伤的神色,而后转头看向那名单膝跪地的神魔:“将卜师唤来。”

  “是!”

  那名神魔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带有一名白发苍苍的老神魔走来。

  老神魔向葵羽玄女轻轻躬身,而后双手托着一块铜镜,诡异的神魔之力涌现,一幕幕画面浮现在葵羽玄女的面前。

  画面的第一幕从景天在渝州城救起宁青安开始,一直跟随他的视角变换着。

  葵羽玄女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面容露出一丝哀伤:“他已经第二次转世,但我依然被困在这魔界之中无法离开。”

  在画面之中,当葵羽玄女看到景天被解开龙阳太子记忆之后,双手不自觉的紧握着。

  “为何要帮他解开记忆?记忆是痛苦的根源,他能忘了一切也是好事……龙葵能够陪伴他一世也算的上圆满了,这一世,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葵羽玄女轻轻叹息一声,接着向下看去。

  但很快,她的脸色渐渐的变了。

  她看到景天和徐长卿在海底宫殿被宁青安击败,并且要挟他上天界去取风灵珠,这一刻,葵羽玄女浑身的魔气疯狂的涌动着,面容露出一丝愤怒的煞意:“人间竟有如此无耻之人,若是被我所见,必要将其千刀万剐!”

  她接着向下看,看到了景天取回风灵珠之后再和宁青安相遇,而后龙葵被复活,却又被大邪王打飞,最后很不甘的离开妖界。

  而后,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葵羽玄女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她再次睁开双眼,沉声道:“我要解开身上的限制,我要离开魔界!”

  葵羽玄女昔日为神,但自从堕入魔界之后再次掺杂了魔气,体内气息混杂,再也无法通过神魔之井,她已经被困在了魔界,成为了一名囚徒。

  而想要离开魔界,则需要她彻底将体内的神性或者魔性驱除。

  但她此时根本不想再回到昔日无情无义的天界,所以她的选择是彻底堕落,将神性泯灭。

  “玄女大人,您为何要做这样的事?”那名老魔神问道:“您的本体为神性所化,若是彻底洗褪,恐怕会有危险发生。”

  “我留在魔界太久了,我要去见一见他。”葵羽玄女低声道:“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老魔神愣了。

  “我将离开天魔族领地,去往魔界深处的炎波神泉,借用神泉之气彻底蜕变。”葵羽玄女眼眸之中露出凌厉的神光。

  老魔神知晓自己无法阻拦对方,只好叹息一声答应了下来。

  就在此时,葵羽玄女忽然抬起头看向天空,眼眸之中露出诧异与忌惮的神色。

  老魔神还未反应过来,葵羽玄女却忽然腾空而起,驾驭双色神光消失在此地。

  “重楼……”葵羽玄女眼眸微眯,看向数十里外的那个魔气滔天的身影:“他是神农的嫡系血脉,所以可以经常穿梭六界,即便在魔界,也只坐在血牙王座上接受着追随者们的朝拜。

  自从击败了魔界所有强者,成为魔尊之后,重楼就再也没有在魔界游荡过。

  他今日又为何会出现在天魔族的领地?

  葵羽玄女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她的目光逐渐凝聚在重楼身侧的另外一个身影上,眸光渐渐冷了起来。

  她无法确认对方是否就是自己刚才在那些画面中看到的那个人,但直觉上,她感觉很像!

  如果对方真是那个人,那么她即便冒着得罪重楼的危险,也要教训教训对方!

  ……

  “前方是天魔族的领地,他们的领地意识很强,其他七族连他们领地的一步都不敢轻易踏入。”重楼负手而立,振翼而行:“天魔族的首领葵羽玄女曾与我交过手,是一个有些棘手的家伙,如果引起她的敌意,你恐怕不好脱身。”

  宁青安没有说话。

  虽然他和重楼相伴而行,但在魔界若是遇到什么人要跟他动手的话,重楼是不会帮他的。

  除非天帝那种级别的敌人。

  若是连对付同阶敌人都要帮忙的话,重楼觉得,那么宁青安也就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

  “我想她绝对不会对我有什么好感……”宁青安想起自己用魔剑胁迫景天的事,脸上露出的灿烂的笑容:“不过无所谓。”

  既然曾经敢做那件事,他现在就不怕后果。

  他原本也是要一路打进魔界深处,去炎波神泉炼化镇妖剑和大邪王的。

  从葵羽玄女开始,也无妨!

  轰!

  随着一声音爆之声,宁青安与重楼前方十几尺外像是硬生生挤进一个身影般,葵羽玄女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沉声道:“魔尊重楼何事大驾光临此地?”

  重楼嘴角微微翘起,目光未在葵羽玄女身上停留片刻,而是转头看向宁青安:“我在炎波神泉外等你。”

  说罢,重楼震动双翼腾空而起,径直从葵羽玄女身旁掠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葵羽玄女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她猛然转头看向重楼的背影,愤怒不已!

  为重楼如此轻视她的态度而愤怒!

  即便她曾经是重楼的手下败将,但也依然是魔界的第二强者,但重楼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这么离开了!

  她是一个极为自傲的人,但此时却忍下愤怒,转头看向宁青安。

  若是平时,她恐怕会追上去跟重楼再战上一场,即便不敌,也要拼死。

  但此时不行,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见过你。”葵羽玄女眼神冷冷的盯着宁青安:“真没想到,你竟敢到魔界来!”

  宁青安挑了挑眉毛。

  葵羽玄女的长相和龙葵完全一致,他几乎无需辨认,就能知道对方的身份。

  而此时,看她的态度,显然也是知晓了自己和景天之间发生的事。

  “这是你的魔界吗?”宁青安忽然笑了起来:“为何来不得?”

  “你真狂妄。”葵羽玄女冷笑:“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别以为你和重楼为伴,我就不敢杀你!”

  宁青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像你这种人挺可悲的,无法和自己倾慕的人朝夕相处,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默默思念,还搞出一些身外化身的东西,代入自己的感情……”

  “自认为这样就是圆满,不觉得是自欺欺人吗?”

  “不觉得这是一种,自己绿了自己的行为吗?”

  宁青安的嘴很毒。

  其实他的嘴一向很毒,但以往很少用到,因为他发现面对以往的那些敌人,拳头和刀比嘴巴的伤害更大。

  但今天碰到的这个,可能自己这些话,会让她乱掉分寸。

  战斗的方式分为很多种,这种类似“骂你老妈、抽你崽子”,用尽一切方法让敌人愤怒从而失去判断力的战术,同样也是非常有效的。

  当然,这个战术要用来实力相差并不悬殊的对手上。

  否则非但无法扭转战局,还会给对方加一个愤怒buff,让自己死的更惨一些。

  果不其然,葵羽玄女的神色渐渐阴沉下去。

  昔日她身为天神,但自从坠入魔界之后也沾染了魔界的不灭煞气,其性格自然也不再像纯粹的天神那样出尘冷静。

  魔界的煞气中,天生就会让人的性格改变,变得冷酷好战!

  所以此时葵羽玄女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出手的欲望。

  她想要把宁青安曾经带给景天的,成百上千倍的奉还给他!

  “等我切了你的舌头,看你是否还能如现在这般唇舌如剑!”葵羽玄女右手虚空一握,一把散发着神气与魔气的剑便出现在她掌心。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始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