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贫道以德服人 175.就是这么贱气四射

  “你……”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你不是要去参我一本吗?赶紧的去啊,甭在这里墨迹!”

  老头儿脾性还挺大,气的吹胡子瞪眼的,鼻子之间都差点喷出白气来了,可见他对于这个地方有多么的不待见……

  祁陆本想着拿此事威胁对方,却没想到自己碰了一鼻子灰。

  就跟有人站在你面前反复横跳,你出声制止的时候,对方腆着脸对你‘略略略’不说,还一个劲儿的刺激你:打我呀,来打我呀~

  就是这么贱气四射,无人可以匹敌的样子……

  隔着一丈远,祁陆似乎都能闻到对方身上那股子破罐子破摔的骚味儿……

  “我就随便这么一说,你看你还当真了……”

  “怎么的,怂了?哼!”

  老头儿傲娇的昂起来脑袋,随即重重的哼了一声,重新坐下之后,将两条罗圈腿儿搭在桌子上,皱眉问:“来这鬼地方,什么事儿?”

  说着面色古怪的看着祁陆,讶异道:“你该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儿,被发配过来的吧?嘎嘎!那感情好!老头子我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咦不对啊!你刚还说你是什么礼部主事来着?”

  自言自语着,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不耐烦的瞪着祁陆:“你到底来这里是干嘛的?”

  “查找一些东西。”

  跟这种老头儿倒是犯不着治气,祁陆开口询问道:“可否让某上楼上一观,查找一个地名?”

  “地名?什么地名?”

  老头儿随口吐了一口浓痰,伸手抹了一把嘴,随即道:“那上面的书册,早就被老鼠虫蚁咬的差不多了,你还能找到啥有用的东西?”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所言不虚,随着他那漏风的嘴里说完这句话,一只精瘦如柴的老鼠‘吱吱’叫着从楼上蹿了下来。虽然不是同一个物种,但两人分明从它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悲伤气息。

  这是连老鼠都饿的要去逃难了啊……

  祁陆不由嘬了嘬牙花子,这特么可就蛋疼了……

  “我想先上去看看,若是实在找不到的话,那也确实没辙了。”

  想了想,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若是不上去翻找翻找,还真有点不死心。

  “你这少白头还挺执着!”

  老头儿啧了一声,将双腿放了下来,倒是对于祁陆的目的有些好奇了,身体微微探前,疑惑的问:“你到底想要查什么?”

  祁陆闻言心头一动,“崇阳镇……你听过这个地方吗?”

  老头儿那张布满老褶子的脸,在听闻了‘崇阳镇’这三个字之后,顿时皱的更深了,几乎都能夹死苍蝇。

  语气之中也带上了些许的颤音:“你问崇阳镇做甚?”

  祁陆见对方的表情,顿时精神一振。看这老头儿的神态,这事儿有门儿啊!

  尤其是听对方那语气,似乎不只是知道崇阳镇那个地方,更是还了解其中的一些内幕?

  祁陆审视着对方,闻到了一股‘奸情’的味道。

  “某的一位……朋友,死在了崇阳镇之中,但启国如今根本就没有‘崇阳镇’这个地方,因此想要来此看看,地方志的记录上,有没有这处位置的信息。”

  “不知道!滚滚滚!!!”

  没想到他这么一说,那老头儿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直接蹦了起来,推着祁陆就往外面去。

  祁陆:“???”

  你这老同志,怎么从遇见你之后,说话办事儿怎么就一直都不按照正常流程来呢!

  念及此处,祁陆双脚一定,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任凭那人如何用力,都无法让他挪动分毫。

  “还请告知关于‘崇阳镇’的真相,某感激不尽。”

  “感激不尽有个屁用!老头子我都快入土的人了,不需要你的感激!”

  “你一定知道什么的吧?还请老人家言明!这对某真的非常重要……”

  “滚滚滚!”

  祁陆没辙了,看着油盐不进的老头儿,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开口道:“若你告知我关于崇阳镇的事情,我愿意替你上书,求陛下准许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啥?!”

  老头儿觉得自己是出现幻听了,不敢置信的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啥?”

  这时候的他,也不扒拉祁陆了,瞪着那双绿豆小眼,浑浊的眸子中满是期望。

  他早就受够了这个地方了,上书自请离开都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次,只是这个鬼地方根本就没有人想要接手,此事就一直拖了下来。

  中途也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可无论是先前的挚交好友,还是普通的同僚关系,愣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

  让他时常在打瞌睡醒来之后,感慨着世事无常、人间真实。

  长久自己一人,周边连个下棋吹牛逼的同僚都没有,让他的脾气越来越坏,整个人都快抑郁了。

  天机阁阁主,听起来似乎威风凛凛,每月也有不错的俸禄,可他就是想走,就是想要逃离这个牢笼!

  眼瞅着没几年好活了,他也想四处走走看看,过几天自己想要的日子。

  如今听到祁陆愿意帮他,在难以置信过后,自然是喜笑颜开。一时间,脸上的那刍刍褶子似乎都展开了不少。

  “你当真愿意……愿意帮我?”

  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都劈了岔。

  都这时候了,哪能不点头啊!

  祁陆理所当然的道:“既你助了我一次,礼尚往来,我自然要回助你。”

  “好!好好好!你想问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就全都告诉你!”

  祁陆闻言想了想,随后认真的道:“那崇阳镇在什么地方,是否早已消失,在消失之后,为何还会重现人间,你是否知道其中的原因,还有镇上的邪祟到底是……”

  “停停停!”

  方才还神情激动的老头儿,在听了祁陆那连珠炮似的发问之后,整个脑壳都快裂开了。

  “我说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真当老头子我什么都知道?”

  祁陆耸了耸肩,接连探出手掌,摄来两椅一方桌,拂袖一甩,一阵劲风席卷而过,布满灰尘的桌椅面上,顿时光洁如新。

  伸手相邀道:“那就请老人家,只谈您所知道的,晚生洗耳恭听。”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贫道以德服人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