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 第317章 图穷匕见【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梁度在仆人面前,此刻竟然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息几口,像是惊慌之下,勉强镇定心神。

  紧接着,因为梁度住在后院,所以只听到前院门开声,之后隐约有对话声,接着再没有其他动静。

  梁度这才像回过神来,看着仆人,惊惧之下问道: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么?”

  那仆人没有任何隐瞒,直接开口说道:

  “我家主人让我带郎君去别院暂避,省的有人打扰到您。”

  “避?”梁度却是一愣,“避什么?难道你家主人有什么仇人找上门了?”

  那仆人保持着木讷模样,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继续呆立在黑暗里,像是一尊只有嘴巴会动的石像一般。

  “郎君方才也听到了,有恶客上门,主人怕打扰郎君休息,实在是对不住您,所以让我来接您去别院休息。”

  “有人来捣乱?”梁度蹙起娥眉,“那需不需要我去助威?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但是多个人也可以壮壮声威。”

  “我家主人说了,不必打扰到郎君,所以……”

  这仆人石头般的脸上,终于有了别样的表情,像是没有想到梁度如此侠肝义胆。

  不过,他并没有改变主意。

  “郎君,您还是不要让小的为难,跟小的去别院休息吧,不然事后老爷怪罪,我吃罪不起。”

  梁度这才没有为难仆人,乖乖跟在仆人后面,脸上还是有些好奇,好像在担心闯入宅院的恶人。

  ………………

  老者恶诡前院。

  老者诡物此刻阴沉着脸,看着对面的男子,神色满是不爽。

  如果梁度在这里,恐怕会有些惊讶。

  因为此刻来人竟然身着道袍,仔细一看,这道袍和方休所穿过道袍,极为相似。

  “你来干什么?”

  “长夜漫漫,有美食佳肴,我来和你作伴,岂不美哉?”

  “岂有此理!”

  这老者诡物听到这,脸都气得通红。

  “这世上怎么有你这般厚颜无耻之诡?!”

  听到这句话,这道士模样的诡物,依旧脸上带笑,丝毫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之神色。

  “行了,你这老诡打什么主意,我难道不知道吗?酆都很久没有新诡出现了。

  城主明令咱们不得自相残杀,当年为此城主可是没有一点手软,所以咱们才老老实实。

  可是现在,也不得不说老诡你运气好,胆大心细,竟然发现了外来之诡,实在是厉害。

  不过,谁叫我当时在场呢?老诡你也是得意忘形,竟然没有发现我就在一旁。

  现在,咱们扯皮就没什么意思了,要不然,相不相信我只要吼一声,你啥都捞不着?”

  听到这,老诡神色越发阴沉,可是他心里却知道道士诡物说的一点也没错,这么僵持下去,吃亏的是自己。

  只怪自己实在太过兴奋,竟然忘了查探周围情况,大意了!

  看着老诡神色接连变换,道士诡物一点也不着急,反正饭菜已经上桌,他一定要占的席位,吃上一口。

  大不了,掀翻桌子,谁也不要讨好。

  果然,老诡神色虽然难看,最后还是点点头,而后让道士诡物跟在身后,往别院而去。

  “等会儿一切听我指示,不要擅作主张。”

  “行,我都听你的。”

  …………………………

  此刻道士诡物跟着老者诡物一起到了别院,道士诡物一看到梁度,眼睛不由一亮。

  梁度此刻却像有些奇怪,看着老者诡物,而后走到一边小心询问。

  “老丈,你仆人不是说有恶客上门吗?这是……”

  老者诡物脸色丝毫不变,“不错,不过这是我的好友,来帮我对付仇家的。”

  “哦,原来如此。”

  梁度像是相信了老者诡物的话,这时候那道士诡物看着梁度灿烂一笑。

  “郎君如何称呼?”

  好像是因为之前敲门声惊吓到了梁度,所以他此刻还耿耿于怀,冷脸应到:“小子梁度。”

  道士诡物看着梁度的不爽脸色,对此却是不以为意,笑依旧着说道:“原是梁度小郎君当面。”

  梁度看到道士笑脸相迎,也不好意思再冷面相对,此刻再老者诡物招呼下坐下,而后,他觉得道士诡物可能真的是老者诡物的朋友。

  因为道士诡物一点也没有见外,囔囔着赶路过来帮忙,现在还是饥肠辘辘。

  老者诡物无法,只得在房中备下酒菜,而后老者诡物家那些呆滞的仆人,再次迅速上好饭菜。

  此刻,老者诡物拿出一个小酒坛,揭开盖子,顿时醇厚的酒香溢满室中。

  老者诡物为两人一一斟满,开口要调节下气氛:“不是老朽自夸,我这酒……”

  “老丈不必挂怀,我没有生气,不用如此客气。”

  梁度开口,让老者诡物心里忍不住感叹,果然还是雏鸟,自己那里是因为打扰他休息而不好意思。

  自己这么殷勤,只不过是因为想要灌醉梁度,而后和道士诡物商量怎么解决梁度而已。

  这时候,谁知那道士诡物却突然开口,“你这小气鬼,贫道算不得贵客,也不能用这等劣酒糊弄吧?”

  说罢,道士诡物从腰间解下一个葫芦来,顺手喝了一口酒,大是畅快。

  梁度看到这,又忍不住皱起眉头,老者诡物连忙开口打岔,以防两人再起冲突。

  “行行行,”老者诡物看着道士诡物得意地晃动小葫芦,嘴上讨饶“你的才是好酒,行吧?”

  梁度听到这,知道是老者诡物大度,不过不得不说,这道士诡物手中的酒,的确比老者款待的酒更香。

  道士诡物听到老者诡物认输,直接哈哈大笑,而后抬手就给梁度倒上一杯。

  老者诡物看到这,脸色一变,就想要开口阻止,谁知,梁度却是嗤笑一声。

  “本来因为老丈款待,我不便说什么,可是你这道士好是无礼,今天我不得不给你一个教训。”

  说着,梁度竟然也掏出了一个酒葫芦。

  老者诡物看着有些眼熟,这不是自家酒葫芦的样式么?

  不过老者接着就摇摇头,梁度一直在自己的监视下,怎么可能拿到他家的酒葫芦。

  想来,这只是巧合罢了。

  梁度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老者诡物的诧异神色,把道士诡物倒给他的酒直接撒在地上。

  道士诡物也不生气,他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梁度这是在卖什么关子。

  但见,梁度这时候倒出的那杯酒液浑浊发黄,还一点酒香味都没有。

  这算哪门子好酒!?

  道士诡物和老者诡物同时有些目瞪口呆,这新来的雏鸟莫不是傻子不成?

  道士诡物还以为能见识到什么琼浆玉液,原来是个大言不惭没见识的乡巴诡。

  “不信我的酒是绝世好酒?”

  道人诡物的鄙夷堂而皇之摆在脸上,于是梁度似乎被他激起了蛮浑性子,端起酒杯就往道人脸上塞去。

  “那你亲自尝尝再说话。”

  道人诡物被这突兀的动作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下,抬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正落在梁度递酒杯的手上。

  梁度这只手被道士诡物拍后一歪,酒液瞬间泼洒出去,溅了自己一脸。

  场中气氛立刻变得尴尬且怪异,始作俑者的梁度先是尴尬,而后施施然坐回去,老神在在。

  “这可不怪我,这都是他自己动手才搞成这个局面。”

  目睹道人诡物狼狈的老者诡物,一动不动,默不作声,而道士诡物只抬起宽大的道袍袖子,低头擦拭。

  片刻之后。

  老者诡物打了一个圆场,用他一贯和善的语气说道:

  “都是小小意外,大家无需介怀,喝酒而已,管他什么好酒差酒,大家开心就好。”

  梁度像是被老者诡物大度感染,连连点头,扭头准备道歉。

  “对不住……嘶!”

  话没说完,梁度就倒吸一口冷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前是怎样的脸?!

  只见之前也算英俊的道士,此刻嘴唇外翻着,嘴角一直裂到耳根,鼻子塌陷着挪到了额头!

  丑陋至极。

  原来刚才泼酒之后,道士擦拭酒液时,竟将自个儿的五官擦得扭曲移位。

  此刻,道士诡物恍若不察,只是声音有些怨毒。

  “果真好酒。”

  也许是感受到道士诡物的怨气,梁度立刻移开目光,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昏暗室内,场中突然却是一片诡异的平静。

  直到,道士诡物冷笑一声

  他终究是瞧出端倪,他轻呼一声,抬起袖子嗅了嗅,而后一脸嘲讽。

  “忘川水?原来如此。”

  原来,这酒是梁度利用自己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用老者诡物家的酒葫芦,装了酆都护城河的河水。

  道士诡物被这忘川水一泼脸,皮肉立刻受到了腐蚀,他这时候竟然平静至极,甚至丝毫不见外,招了招手,让老者诡物家的仆人递来一面铜镜。

  老者诡物这时候也没有说话,好像一点都不在意道士诡物的逾越之举。

  道士诡物对着这镜子,左右看了几遍,便唉声叹气好几回,好似美丽的姑娘,瞧得自个妆容化了一般。

  道士诡物叹气以后,终于不住伸手在脸上小心捏揉,可惜忘川水效果太强烈,他捯饬了好半天,最终也不过还原了三分人样。

  最终,道士老鬼放下镜子,幽幽一叹。

  “你这年轻人好不晓事,这张脸可是我花费了不少诡钱请大诡使画的,你这下却是坏了我这幅好面孔。”

  要看着气氛要变得糟糕,老者诡物连忙出来打圆场。

  “无妨无妨。”老者诡物一边示意梁度把葫芦收回去,一边语气轻松得好似嗑家常对道士诡物说道,“你这么凶干嘛,一张脸而已,下次再去请大诡使再塑一次不就成了?”

  老者诡物安慰梁度这不是什么大事,一边使劲给眼色,让道士诡物先忍耐下来。

  可是,道士诡物明显已经没有了耐心。

  “那可不成。”

  道士诡物转过脸来,阴沉笑道:“本就是一时口腹之贪,何必这么多歪歪绕绕,老家伙,夜长梦多,咱们可别忘了咱们想做啥。”

  说着,道士诡物忽然一转头,把那三分人样的怪脸,恶狠狠对着梁度,满是凶厉。

  梁度像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回头就看到老者诡物慈祥的脸,已然满是阴沉。

  梁度像是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立刻发出一声尖叫,快速后退想要离开。

  可是,有老者诡物仆人看着,他又能去哪?只能蜷缩在墙边,一脸警惕地看着老者诡物和道士诡物。

  “郎君莫怕,你家里长辈没跟你说,出来后要小心吗?”

  这老者诡物又换上了满脸的笑容,但在此刻,却显得别样的恐怖怪异。

  “老朽只想尝尝你的肉嫩不嫩。”

  “尝尝?老诡你就别扯这没用的了,咱们既然要分食增长阴寿,何必这么婆婆妈妈?”

  道士诡物冷笑一声而后竟然,端起之前的酒杯,走到梁度身边,一脸的陶醉。

  “没有印记的小家伙,你怎么敢这么招摇,这不是找死么?这里是酆都,真以为有好诡啊!?”

  “哎呀,你这说的什么话,别吓到了年轻人,给其他人碰到他多浪费,这都是缘分啊。”

  老者诡物和道士诡物一唱一和,眼睛里满是得意,但老者诡物装模作样叹了一口气。

  “你也是,怎么就老是不听老人家的好意呢?本来还想多给你一点补品,好更加美味,药效更强,让我们增加药效越多。”

  老者诡物很明显是真的有些可惜,要不是因为这,他哪里会让梁度吃好喝好,浪费这么多精力。

  可是,谁知道这小子心高气傲,惹怒了道士诡物,场面已经完全变成死局。

  “行了,别婆婆妈妈了,说那么多干嘛,就让我们好好享用这细皮嫩肉的雏鸟吧。”

  道士诡物很明显有些急不可耐,老者诡物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事到如今,不得不下手

  “既然如此,小郎君,那老朽便只有得罪了!”

  老者诡物话音刚落,也不用他和道士诡物亲自动手,,周遭侍立的仆从已围拢上来。

  那老者诡物和道士诡物回身坐在席上,老者梁度,已然是瓮中之鳖。

  他们甚至还倒上了之前的美酒,神色间满是畅快。

  这可是增长阴寿,还没人追究的美事啊。

  只能说自己运气好的不得了。

  道士诡物阴狠看了一眼墙角像是吓傻的梁度,开口吩咐那些仆人。

  “小心一点,别弄坏了,我还要用他的心肝佐酒呢,也不知道他配不配得上这美酒!”

  话语间,道士诡物看来看来对梁度拿忘川水讽刺自己美酒的话,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老者诡物也没有说话,再也没有之前的笑脸,只有满满的贪欲。

  就在此时,角落突然传来两个字。

  “且慢。”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