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第九十章 秦白算是把钓鱼这块整明白了

  绿洲里搭建起了临时的营地,王生已经打算就此离开大漠,不过到了晚上温度骤降并不适合赶路,所以只能留宿一晚。

  那些沙匪的尸骨被清理了下,被几个士兵挖了个坑简单的埋起来了,营地周围遍地都是尸骨,待在一起特慎得慌。

  闲暇的时候士兵聚集起来语气轻松的议论着湖中巨鳄,反正匪患已经消失,而且有秦白在倒也不怕妖魔。

  只是众人晚上吃得都是些干粮,毕竟厨子跑去钓鱼了,根本无心做菜。

  他们不由得开始怀念黑暗料理了,虽然卖相差点,但入口确实味美,而且还有食疗的效果。

  秦白独自的坐在岸边,手中拿着一柄钓竿,他将米钓竿的灯光特效关了,免得太惹人注目。

  如此良机他自然不能放过,只要自己能够钓上这条巨鳄,之前的场子算全部找回了。

  他真的不信邪,自己钓鱼这么长时间,别说是鱼了,连个活的没有能钓上来过。

  为了能够得偿所愿,秦白已经大出血,他从积分商城里兑换了一块异兽的血肉当做饵料,这畜牲不可能忍得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湖面上连波澜都没有掀起。

  事实证明,对方能忍,而且不是一般的能忍,巨鳄看起来是被彻底打怕了,半天过去连丝毫的动静都不敢发出来。

  秦白作为钓鱼佬,深知耐心是最为重要的,继续静下心来等待着,顺便吃些东西。

  何苦见他一直待在岸边,拿着些干粮走了过去。

  秦白注意到有人接近,转头看了下后,默默的将之前做的炸鸡块放回了鱼袋里。

  “秦哥,这是些干粮,我帮你烤了下,趁热吃。”

  何苦将一个硬的可以砸石头的大饼递了过来,秦白接过以后放在了一边,然后用袖子擦了下嘴巴上的油渍。

  “秦哥你是打算钓一晚上嘛,为何不直接出手将那巨鳄打死?”

  在何苦看来,秦白的手段实属有些离谱,就这细的像是丝一般的鱼线怎么可能钓得上巨兽。

  “你不懂,用垂钓的方式是对猎物最大的尊重,作为一个钓鱼佬应该心怀慈悲。”

  何苦要不是见过秦白拿着铁锤抡妖魔的样子还真就信了,不过对方修为高深,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两人闲聊了片刻后,直到夜深何苦才返回营地,而秦白继续在岸边钓着鱼。

  他还真不信了,自己作为饵料的肉块中富含大量的气血,巨鳄受伤不浅,如果能够吃下必定加快伤势恢复,定抵不住其中诱惑。

  可等到一夜过去,天边都已经微微发亮,鱼竿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

  “小爱同学。”

  “唉,我在。”

  “待机时长。”

  “待机时长为七小时零五分钟三十六秒,恭喜你,已经达成钓鱼榜单中最长时间未曾咬钩的记录。”

  “我尼玛……”

  秦白怒极反笑,心里的不耐已经写在了脸上。

  他将米鱼竿拿在手上向湖中而去,接着取出个鱼头皮冻扔到了嘴里。

  随着走动,他的身上发出了骨头碰撞的声响,气势逐渐增加。

  秦白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不远处空地上边巡军的注意,此刻他们正在晨练,顿时朝着湖泊的方向看去。

  湖水不浅,秦白很快就没入了水里,身影消失不见,湖面依旧在波澜不惊的模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生怕出现意外,立刻召集起了士兵朝着岸边赶了过去。

  但还没等他们靠近,湖水突然沸腾了起来,接着能够看到巨鳄在其中疯狂的挣扎,还有秦白的声音传来。

  “喜欢苟是吧?啊,喜欢装死是吧?!!”

  “老老实实上钩不好吗?!!”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接着他们目睹了巨鳄活生生的被打出了水面,鲜血都将湖水染红了。

  秦白见巨鳄的挣扎变得小了一些,将化为手臂粗细的鱼钩直接插到了它的下颚,然后拽着鱼线便朝着岸边走去。

  到了岸上后,他略微收起些鱼线,而巨鳄也恢复了部分力气,想要就此逃走,但鱼钩死死穿过血肉的挂在了骨头上,一时无法挣脱。

  这一刻营地中的所有人都呆住了,而何苦更是无话可说。

  好家伙,你这钓了一晚上最后还不是自己动手,而且这是什么鬼的钓鱼技巧啊。

  秦白狰狞的笑着,几把小刀碎裂开来,他的身高也胀到了三米出头,任凭巨鳄如此挣扎,鱼竿稳稳的抓在手中。

  经过半个时辰毫无意义的溜鱼,巨鳄的体力终于耗尽,血液更是流失了大半,早没了多少气力。

  见此秦白开始收钩,逐渐将巨鳄拉到了身前。

  十米的庞大巨兽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虽然还有些生息,但已经放弃抵抗了。

  秦白踩着它的身体来到了脑袋上,接着找到了大脑的位置,抬起拳头开始蓄力。

  劲力在身体里积蓄着,如同一张弓般被集中到了手臂,随着破空的声音出现,他的拳头猛的落下。

  只听到一声闷响,巨鳄身下的地面出现大量裂缝,而它的脑袋表面上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实际大脑已经被暗劲击成了碎末。

  边巡军的士兵只感觉秦白武力凶猛,手段极为霸道,但在王生和庞勇眼中却看出了门道。

  他们两人已经在明劲中摸索数年,第一次见到武道修为达到暗劲的人忍不住为之侧目。

  秦白从巨鳄的脑袋上跳了下来,他将米鱼竿收到了背后,心中一阵畅快。

  虽然手段略有些不耻,下河强行将鱼挂在了钩子上,但怎么说也是钓到了鱼。

  这次的经历让秦白心中豁然开朗,钓不到鱼就在岸上干等着太傻了,现在想来完全可以带着鱼竿下水啊。

  掌握了神技以后,他感觉就像是突破瓶颈,到达了新的层次,鱼钩再也不会走空了。

  但在旁人看来,这个钓鱼佬已经是走上了邪路。

  巨鳄的尸体自然不能浪费,正好补充一下食物的储备,而且其身上的鳞甲也是个好东西。

  秦白觉得略有些可惜,要不是鱼袋空间不够,其实他更想做成标本保存起来的,用以纪念第一次成功钓鱼。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