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第九十二章 狐妖养殖中心(求订阅)


  整个绿洲异常的古怪,秦白很快从中看出了端倪。

  这些住在山丘中的怪人形如野兽,应该都是蜥蜴妖喂养的,食物是养在绿洲的巨兽,而巨兽则吃人的血肉。

  所以当蜥蜴妖被秦白打死后,这些怪人便没了食物的来源,就变得如此面黄肌瘦。

  等到再过段时间,恐怕他们便会开始自相残杀了。

  边巡军跟着秦白来到了绿洲靠外侧的山丘中,里面住着一个怪人,其见到众人后顿时靠了过来。

  “这人……”王生刚想说些什么,只见秦白不知从哪掏出了柄大铁锤用力打下,怪人直接化作了具尸体。

  “这人怎么了?”秦白将金固锤上的血肉残渣擦去,一边转头问道。

  “呃,没事。”

  王生其实本想询问对方怎么处理,没想到秦白动手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快。

  众人将尸体抛到了外面,接着走进山洞之中,里面堆放了些许杂草,还有大量吃剩下的骨头。

  洞里面积不小,正好马匹驴子也能挤在其中,只是免不了味道有些重。

  庞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山洞外,尸体转眼间就被不知哪来的怪人拖走了。

  “把里面好好清理下。”王生示意几个士兵打扫周围,很快便忙碌了起来。

  而秦白环顾一圈,顿时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因为山洞口太大的关系,不易防守,干脆让众人就地取材,用泥沙和岩石堆积在洞口处。

  而秦白则掏出了大量的符纸,往朱砂里挤了滴血液,画起了普通的驱妖符。

  驱妖符记载在燕赤霞赠予的书籍里,算是最为基础的一种,也是秦白的真气为数不多没有负面影响的符咒。

  夏冰仔细看着他画符,这熟练到了极点的动作,绝不是短短几日就能练成的。

  “用我的血液吧,能够驱邪避妖,多多少少增加些效果。”

  秦白这才想了起来,对方因为体质特殊,就连寻常的兵器涂过她的血液都能伤到妖魔。

  要是可以让驱妖符的威力更胜些许倒也不错,所以他先试验了一下。

  秦白在自己的掌心割了一刀,砚台中先滴入他的血液,顿时浓郁的铁锈味弥漫了开来。

  这股味道让庞勇与王生很是惊讶,根本不像是常人流出血的味道,反倒是在无人打理的兵器库里经常能够闻到。

  接着他让夏冰也将鲜血滴了进去,两者的血液混合到了一起,但很快就被吞噬一空,只剩下了秦白的血液。

  秦白见此便放弃了用夏冰的血画符,反正自己的血液量大管饱。

  夏冰眼神中带着惊讶,她是清楚自己血液的古怪,出现如此情况,说明对方的修为远超想象。

  她原本以为秦白是个实力强大的武者,但现在看来练气的修为不比武道差。

  只可惜自己并无天赋,而且家传的术法也失传大半。

  随着时间逐渐过去,一张张驱妖的符咒流水线般画了出来,在他面前堆了厚厚一叠。

  夏冰全程目不转睛的看着秦白画符,希望能够借此将繁琐的符纹记下。

  “呼。”

  直到一个多时辰后,秦白才吐出口长气放下陆判笔,他面前摆着的几百张驱妖符咒,上面的纹路就像是打印出来般工整。

  他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长时间的练习果然有所收获,就凭这一手自己哪怕去干流水线也是个人才。

  “洞穴里每个角落都贴上,洞口用布堵住后同样不能落下。”

  秦白将驱妖符交给了王生,让对方带人来处理,而自己则走出了山洞,到了外面盘腿坐着运转大周天。

  夜幕降临,他体内的真气很快回家到了鼎峰的状态。

  秦白就此睁开眼睛,只见院子外面站满了密密麻麻的怪人,也不知何时围过来的。

  而在黑暗的映衬下,他们的双眼散发着幽幽的绿光。

  秦白试图移动了一下,怪人们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跟了过来,动作整齐划一。

  不过这些人并没有试图靠近院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面对如此情况,秦白很是淡定的掀开帘布返回了山洞,里面已经点起了烛火,亮光不大,但能够多少驱散一些心中的阴霾。

  而四周围的石壁上都已经按照他所说的贴满了驱妖符咒。

  众人脸上都带着些许惊惧,见到秦白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们也是注意到那些聚集过来的怪人。

  “外面是什么情况?”郑老才忍不住问道,他的手心满是汗水,呼吸也急促的像是犯了病。

  “大概有点丧尸围城的味道了,但我们这里没这么容易被攻破的。”

  虽然秦白的话语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但至少透露出此地短时间内是安全的。

  夏冰欲言又止,在那些怪人身上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说不上来是哪里。

  她忍不住来到了洞口,透过帘布的缝隙朝着外面看去。

  此时一轮残月亮在半空之中。

  夏冰突然想起了父辈说过的话,野兽通过月光修行成妖。

  当夜晚降临的时候,这片绿洲的变化顿时发生了。

  那些怪人的身上不断长出了白毛,手掌化成了爪,脸也朝着狐狸的方向靠拢。

  “半妖!!!”夏冰忍不住惊呼道。

  听到此话,秦白也快步来到了洞口朝外面看去,确实如她所说,在月光的照射下,人正朝着妖魔转变而去。

  而且还是狐妖,看样子确实与青丘有所联系。

  “何为半妖?”庞勇沉声问道,他的杀性最重,不但没有畏惧反而将长刀抽了出来。

  秦白回答道:“人和妖魔都是妈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人和妖自然成了半妖。”

  随即他话锋一转:“当然,也有可能是普通人被妖血所侵蚀导致,外面的情况更像是后者。”

  随着外界的半妖变化完全,他们的身体顿时动了起来,不断在空气中嗅着什么,接着猛的朝屋子的方向而来。

  冲在最前面的一只半妖身躯重重的撞向帘布,但在驱妖符的作用下飞了出去,口鼻皆是鲜血,眼看着活不了了。

  其余的半妖们没有丝毫犹豫,部分朝着同伴的尸体而去,疯狂的啃食着其身上的血肉,他们的行为犹如野兽,让人看不出灵智。

  秦白冷冷的站在洞口,其余人已经忍不住退到了后面,半妖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

  驱妖符虽然威力一般,但对付半妖还是轻而易举,只是敌人的数量有些太多了。

  符咒微微散发光芒,半妖接触到以后犹如心脏骤停般倒在地上,很快就变成一具具残缺的尸体。

  “还好,我们待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郑老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地面微微震动了起来。

  半妖似乎没了耐心,犹如失心疯般开始在山丘各处撞击了起来。

  庞勇忍不住将佩刀拔出,他死死的盯着大门,只要一有妖魔进来,就立刻迎敌而上。

  边巡军的士兵也都上过战场杀过敌,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们将目光看向王生,等待着对方下达命令。

  这时秦白却开口说道:“暂时肯定是没事的,不过我打算去源头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除了半妖的威胁外,风沙已经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了,转眼间天空都变得黄蒙蒙的一片。

  秦白的话应刚落,其余人都用担忧的眼神看向他。

  “我给你们的驱妖符还剩下不少,等贴着的符咒威力消失,再补上便无事。”

  接着秦白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古怪头盔戴在脑袋上,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对他来说这些半妖根本破不开自己的防御,风沙反而威胁更大一点。

  “好,保重。”王生点头说道,大漠中这片绿洲充满了古怪,唯一能够解决麻烦的只有指望对方了

  秦白双脚微微蓄力,接着也不犹豫,直接推开了帘布。

  他一跃而起直接挑了出去,身体落在了山丘不远处。

  这些半妖有了些许停顿,它们齐刷刷的看向秦白,眼神中满是蠢蠢欲动的贪念。

  秦白只是注视着天边,风沙依旧在不断积蓄,眼看就要遮天蔽日了,他必须尽快赶到绿洲的中心。

  沙砾噼噼啪啪的打在他的摩托车头盔上,秦白直接将金固锤取了出来,脚步稳稳的朝前走去。

  “啊……”

  一只半妖终于按耐不住,狂奔着朝他扑来,张大的嘴巴口水飞溅而出。

  秦白没有停下脚步,甚至于目光都直视着前方,手中的金固锤随意的一挥。

  “啪”

  西瓜碎裂的声音传来。

  半妖如此攻击毫无抵抗能力,变成了满地的碎肉尸块。

  几只半妖放弃了追逐秦白,而是朝地上的血肉扑去,但更多的半妖按耐不住的冲来。

  秦白微微昂首,他搞不懂那个蜥蜴妖喂养这些半妖到底是何意,要知道妖魔吃下血食是能够增进修为。

  蜥蜴妖能够饲养巨兽,明显机缘不浅,要是专注自身修为恐怕他之前没有这么容易对付的。

  想到这里,秦白的脚步逐渐开始加快,迎着敌人而去,手中的金固锤每次砸下都有几只半妖化为一堆碎肉。

  山洞里的众人只能听到敲击产生的闷响不断传来,从缝隙中看去,吹来的风沙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血色。

  “秦兄弟……”王生张嘴半天想不出一个形容词,许久之后才补上说道。

  “不简单啊。”

  其余人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一路而来,他们愈发看不穿秦白的深浅,不管是武道还是术法都极为擅长,更别说还有一手古怪的厨艺。

  黄沙漫天,秦白走了小半个时辰就半妖没有再袭来了。

  不是因为被他杀怕了,而是沙尘暴已经足以将上百斤的重物卷到天空之中,野兽的本能让这些半妖躲到了山丘的洞中。

  秦白稳步前行,他的体重有三四百斤,加上手中的金固锤,沙尘暴也阻碍不了他前进的步伐。

  沙子打在身上的感觉就像是子弹,他施展了数次锻铁神通才能挡下。

  他现在已经衣不遮体,哪怕是脑袋上戴的摩托车头盔,质量再好也变得满是划痕,不过反而使得头盔多出了些岁月沉淀的味道。

  平日里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秦白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脚步开始加快。

  绿洲的中心是座较大的山丘,他围着绕了一圈后找到了个洞口。

  因为洞口矮小,秦白只得解除掉锻铁神通后,弯着腰钻了进去,向下走了几步后,风沙已经被隔绝在了外面。

  里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也不知去往何处。

  他从鱼袋中取出一套衣服换上,实在怕裸奔久了以后会习惯成自然。

  秦白感到口渴,便打算歇息片刻,他掏出可乐葫芦就迫不及待的凑向了面前。

  结果刚抬手,只听到啪的一声,塑料玻璃化为碎片落了下来。

  秦白长时间的戴着头盔,早已经忘了这茬,这下好了,摩托车头盔的挡风玻璃上多了个拳头大小的洞。

  他有些心疼的把摩托车头盔收了起来,毕竟积分商城无法兑换,只能找机会修补了。

  这时候秦白的鼻子闻到了从洞穴通道深处传来的一股古怪味道。

  有些像是动物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其中又夹杂着淡淡的香气。

  秦白立刻朝着洞穴的深处走去,没走一会儿味道便更加的浓郁,并且还听到了如同在集市般的喧闹。

  他穿过洞口,脚下的泥土逐渐变成了层次分明的青砖,秦白很快来到了洞穴的尽头。

  两扇城门立在那里,门上刻着两字。

  “青丘”

  当秦白用力将城门打开以后,还以为会是古墓丽影的画风,却没想到场景出乎意料。

  只见地下竟然有着个房屋繁多的城镇,木制的亭台楼阁树立道路两排,门前各有灯笼悬挂。

  街道上行走着不少人影,秦白定睛看去,却是一只只直立行走的狐狸。

  有些打扮成小贩的模样,有的则是路人,其中还有着个巡街的衙役,喧闹的声音传来。

  “来来来,尝尝杭城的杏花糕了。”

  “这是江南独有的胭脂水粉。”

  “小面,五文钱一碗的小面……”

  狐妖们神色犹如常人,相互之间的交流用的也是人言,只是屁股上一根尾巴垂在地上。

  秦白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他顿时知道这股味道是什么了,分明是檀香混杂着狐狸独有的臭味。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